Din In Dream

關於部落格
*自創人物夢小說居多,然後,歡迎光臨= )
  • 6351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魔導少年同人】沉澱(灰露)

  

魔導少年同人ˇ
空間架空有ˇ(校園篇
CP:格雷X露西(X露西)

 



01.


快速的穿過了自教室後門到走廊中間的兩間教室,到達走廊之後的這三抹影子放慢了腳步,打前鋒的藍色貓咪將頭稍微探往向下延伸的樓梯,並豎起耳朵聆聽是否有接近的腳步聲,中鋒的櫻髮少年則將身子靠緊了牆壁,蓄勢待發的準備應對任何突發的情況,至於最後方的金髮少女則是緊張的跟在兩位的後方,但或許是過於注意前方的狀況,三者都沒有注意到自後方出現的黑影。


「前面情況怎麼樣啊,哈比!」
「沒問題,愛--!」


「既然沒問題,那我們快、啊……嗚!」

突如其來的大手拍上了肩膀,露西的身子明顯的抖動,更是下意識的準備尖叫,誰知道原本以為是掛著
風紀』的手卻快速的摀上她的嘴,另一隻手更是摟過了她的腰將她送進懷中。

被突如其來的困住,露西緊張的掙扎,但隨後便聽見對方壓低聲音的說出是我、格雷,這時才稍稍平復了下來,露西靜靜回頭,確定了果然是有著一頭黑髮的格雷,並非她有些恐懼的愛爾莎時,緊張的情緒總算安定了下來。

伸手輕輕撥開格雷摀著自己嘴的右手,讓呼吸再度恢復順暢,本以為格雷也會順勢放開他放在她腰上的左手,但顯然對方似乎沒有這個打算,就在露西開始覺得尷尬時,在眼前的幾公分處,卻突然的出現了顆拳頭。

「你這傢伙,要對露西做什麼!」揮拳的是站在前方的納茲,但或許是因為一下子衝上來的怒氣太過激烈,因此他這樣明顯的動作,格雷迅速的就放開了露西,向後退了一大步,漂亮的閃開了攻擊,反倒是之後納茲的頭紮實的接了露西一拳。

「啊!很痛啊,露西!」
「你沒看到我嗎!差一點就打到我了啦!」

見露西和納茲鬥起嘴來,格雷臉上的表情顯得有些不悅,而在納茲身上明顯的是有些敵意的味道,但並沒有在納茲身上停留太久,他很快的就又將視線擺回了在他們中央的露西,伸手拍拍露西的頭,這會大家的注意力總算又擺到他身上,格雷臉上的表情明顯的轉為笑容,帶了點惡作劇的味道,朝著露西丟了個笑容,這表情一瞬間讓露西傻愣了一會,這笑容她曾經看過,在那間美術教室之中,是那個像大男孩般的他。

「你們要翹課對吧,我也要!」
「咦--?」





即將西落的太陽照射在臉蛋上,映入眼中的陽光少了白天的那種刺眼,而多了幾分暖意,露西伸出右手以手背輕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接著望向了站在自己前方的兩名少年,向著陽光的他們,黑色的影子被拉得很長。

「納茲、格雷……」

聽見叫喚的兩名少年回過頭,幾乎是同一時間就朝著少女跨步奔了過去,儘管中途因為要絆倒對方而扭打成了一團,但或許是急於朝著少女前進,他們兩人這次的鬥爭並沒有僵持太久。


「「露西!」」


同時的叫喚讓露西露出了個無奈的笑容,曾經聽說他們兩人是從小一起長大的,更聽說過他們兩個從小就是水火不容,先前對於格雷並不熟悉,只知道每次納茲和他相遇時兩人總會有些口角,但或許是因為熟識他們的人都知道他們的個性不合,所以會刻意安排將他們兩個錯開,因此露西其實還沒有真正看過他們兩人究竟個性不合到什麼地步。

「今天倒是真的是讓我見識到了……」扶著額頭,露西將視線拉遠,看著遼闊的校園草地,以及散落在那之上的金黃落葉,露西只感覺到自己的怒氣在燃燒。

「首先……你們兩個居然在翹課的途中打起來,最後鬧到把學校的圍牆打破一個洞!你們兩個難道不知道所謂的翹課就是要低調嗎、要低‧調!」

「再來,愛爾莎看在格雷是初犯,而今天米拉老師也替我們求情,所以只要打掃校園就好,只要打掃!只要把操場的落葉集中起來!只要集中就可以了!只要集中--!

「你們兩個居然連集中個落葉都可以打起來,搞到最後把整個操場弄得一團糟!你們、你們……」


啪--!

在露西手中的竹掃把傳來了陣清脆的骨折聲,原本還對著露西嘻皮笑臉的納茲與格雷笑容垮了一半,殺氣不斷的向著他們延伸,兩人吞了吞口水,將自己的頭輕輕的低了下來,擺出自己最無辜的表情,希望最少能夠讓露西怒氣消些。


「裝可憐也沒用!」
「沒錯!自己解決,愛--!」


張開在背部的白色翅膀,哈比在一旁附和著露西,並跟著轉身就要離開的她,誰知道露西突然的停下腳步,一手就抓住了哈比的頭,有一瞬間,哈比在露西身上看見了愛爾莎的樣子。

「沒有阻止,還在旁邊歡呼的是誰不要以為我不知道……」

壓低嗓音,露西的聲音配上那對明明應該是淺棕色,在此時看起來卻有如墨黑色般散發著黑暗氣息的眼眸,這讓哈比流了好一把冷汗,快速的向後退,躲藏到了納茲背後。


「真是的,不想管你們了!剩下的你們自己解決--!」

丟下手中被稍稍折斷的掃把,露西頭也不回的離開,見狀本想開口的格雷硬生將話吞回肚裡,看來今天是沒辦法了……



02.



當炫藍色的天空悄悄的被陽光噴刷上金黃的光芒時,天空上那如同紫羅蘭般的色彩,是他非常喜歡的一種顏色,但那樣的顏色,卻是他再怎麼調配也找不出的顏色,始終無法找出那樣兼具樸素與華麗的美。

將抬頭的視線收回,清晨的空氣中還瀰漫著一股寒冷的氣息,彷彿大地還沒復甦一般的滋味,稍稍捆緊了在脖子與肩膀上的圍巾,掏出了放在口袋的鐵黑色手機,上頭顯示的時間還非常的早,這個時段一般人應該都還在沉睡。

「抱歉,今天讓我任性一次吧……」原本擱置在畫面的號碼,深呼吸口氣後,按下撥出。




純白色的床被下,本還在睡夢中的少女被突然響起的手機鈴聲給吵醒,睡意還未退去的她,閉著雙眼在床頭櫃上摸索著這惹人清夢的元兇,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望了眼來電顯示,但睏意十足的她,卻在看了眼後,也沒看清究竟來電顯示寫的是誰,就接通了電話。

「露西,對不起一大早就吵醒你。」

接通電話的那瞬間,對方就先道歉,這讓本來因為被打擾而有些不高興的露西頓時氣消了一半,揉揉視線還有些模糊的眼睛,露西應了聲沒關係,便繼續等待對方接下來要說的話。

「如果可以的話,今天……可以陪我嗎?」



本來還迷糊的意識這下全被拉了回來,露西整個人幾乎是被嚇醒,她可不記得她認識的人當中有誰會這樣一大早的打電話來,而且居然還提出這種要求,下意識的馬上把手機拿開耳邊,望著上面所顯示的連絡人……格雷?

電話的那一端沒有再出現任何的聲音,似乎在等帶著她的答案。

雖然沒有一開始的陌生,但是她和格雷之間也沒有像是納茲那樣的熟識,不過最少她知道,少年們總是不喜歡示弱的,聽見他那樣的口氣怎麼也不像是邀約,反到是有幾分求助的意味存在,如果放任這樣的他隨便遊走,她也放心不下。

「我知道了,那給我點時間,我們約在……」

拉開房間的窗簾,微弱的陽光輕易的侵入露西的房間,她首先注意到的是那片她未曾看過的紫藍色天空,在驚嘆的口氣自她口中發出的同時,她也望我的停住嘴邊的話,然而手機的另外一端,格雷卻沒有開口打斷她。

「啊!抱歉,因為天空、格雷?」


將那片天空收進記憶中,也連同她飄出去的思緒與視線收回,誰知道在這時撇見了站在自家樓下的那抹身影,倚靠在圍牆邊,感覺像是凍壞了的小貓似的他,早在聽見她脫口喊出他名字時他便掛斷了電話,對上了露西的眼,格雷以無聲的口吻向著她說出早安,並露出了個微笑。

「笨蛋……」不知為何,有種無奈的感覺在露西腦中閃過,但是夾雜在那之中的,卻是另外一股她未曾有過的感覺,充斥在內心當中,一種無法言喻的,新的感受。


因為時間還有些早,露西在關上公寓的門時特別的輕聲,將鑰匙放進包包後她緩緩將保暖的外套穿上,雖然在電話中感覺格雷的聲音聽起來有些失落,但看到他現在的表情,那笑容明明就和往常一樣,究竟是她判斷錯誤,又或者是他壓下了所有的悲傷?


「你就沒想過我會拒絕你的請求嗎?」來到格雷身邊,露西劈頭就丟了個問句。

「如果你拒絕,我就直接上去抓你下來啊!」彷彿早知道露西會問這樣的問題,格雷看似沒有思考的就直接回答,不過這答案倒是讓露西馬上退後一步,這什麼變態行為啊!

「喂喂,別這樣,我開玩笑的啦!我可不是納茲那傢伙啊!

「噗!納茲確實會做這種事情……」


被格雷這麼一形容,露西倒是笑了出來,總是莫名其妙的就闖進她的公寓,想到要去哪便又直接拉著她跑,有時候難得的假日,露西好不容易有些靈感,想在家裡好好的創作寫小說,納茲又總是突然冒出來,接著也不管她有沒有在忙,便拉著她往外跑,這樣說起來,納茲算不算是任意妄為呢?

就在露西思考的那幾秒之間,原本空著的手突然的傳來溫度,露西收回了思緒,看見的是格雷輕輕的握著自己的手,有些錯愕的望向他,不同於以往那種直爽的個性,格雷將視線撇到了一旁,不知道是不是露西的錯覺,藏在格雷那頭黑髮下的耳根,總覺得有些泛紅。

「格雷……」
「最、最多就這樣,就今天……」

最多就這樣,什怎樣啊?最多就吃豆腐到這種程度這種意思嗎……都不知道該從哪吐嘈你了,露西無奈的露出笑容,對於格雷這樣的動作雖然有些莫名奇妙,但是今天有些微涼的溫度,自格雷手掌心傳來的暖意,其實露西並不討厭。

「格雷……」本以為話題會就此打住,但面對露西又再次的呼喚,格雷只好硬著頭皮轉過頭,與她直視,在他眼中看見的是露西如同往常般的笑容,總覺得看見這笑容,他原本不安的心情也漸漸的緩和下來。

「格雷。」露西臉上的笑容似乎深沉了些。




「……你的衣服呢?」




「咦!奇怪--!什麼時候!」
「果然是變態。」
「咦、等等!露西你聽我解釋!」
「快把衣服穿上啦--!」


天空中的太陽逐漸的攀升,原本有些寒意的空氣,在不知覺中漸漸的充滿暖意。




03.


因為雜草叢生而導致那原本就給人一種恐懼感的石碑看起來更加的陰涼,看到這樣的景像,格雷皺了皺眉頭,看來自己果然有好長一段時間沒有來了,就在格雷這麼想時,那原本任由他牽著手的露西,在這時卻悄悄的掙脫,感覺到溫度的流失,格雷這才想起自己在完全沒有告知對方的情況下,居然是帶對方來到墓地這種地方,似乎是件非常不禮貌的事情。

「露西,抱歉!我……」
「跟我道歉幹嘛?

那隻剛剛鬆開的手正拿著除草用的小型鐮刀,露西小聲的說著這是放在旁邊的,應該是別人忘記帶回去,借用一下應該沒有關係吧,吐了吐舌頭,她將鐮刀交到了他的手中,格雷有些愕然的望著她,隨後露出了無奈的笑容,儘管露西之後有些不悅的在他背上敲了幾拳,但格雷嘴邊的笑意卻持續的擴散著。





「烏璐是我的師父……」



在墓碑的清理差不多告一個段落時,格雷看著那墓碑上的照片平靜的開口,露西蹲在石碑前,將剛剛折回路上買的百合花插上了放置在一旁的花瓶內,動作刻意的放緩,她正等待著,等待著格雷真正想說出口的話。


「那傢伙老是碎碎念,而且動不動就敲我的頭……說真的,印象中還滿痛的。」

露西以餘光悄悄的凝視著格雷,那樣的表情看起來有些逞強,但露西只是默默的收回視線。

她很清楚失去摯愛的痛,也清楚面對這樣的場合該給予的不是安慰,因為能夠改變自己命運的人……只有自己。況且,格雷看起來並沒有想像中的那樣陰沉,感覺上只是在宣洩著,那快要溢出自己內心的思念。

「雖然我自己也不是很清楚為什麼啦……不過,總想讓你們見面一下。」

搔著髮,格雷有些窘迫的說著,其實在他內心早已經漸漸明白理由,明白她的存在是那樣的不同,儘管有些事情很想一口氣交代完,儘管有些話很想即刻的脫口而出,但是烏璐不是這樣教他的。


很多東西是需要時間去醞釀的,需要將根扎實的打穩,如此一來,所塑造出來的『形』便會是最獨特、最堅固的……


聽到那話露西沒有回過頭,只是頭微微的抬起,望著在石碑上那屬於烏璐的照片。


「烏璐看起來很幸福。」在兩人陷入沉默後的幾秒,露西緩緩開口,這是她在照片上所感受到的,那樣的笑容看起來很堅強卻又同時很溫柔,能夠綻放這樣的笑容,想必烏璐也有著對她來說絕對要守護的人存在,就像……媽媽一樣。


「……嗯,或許吧。」

「絕對是的!」露西的聲音特別的放大,或許是想增加自己話中的肯定度,但就算如此,格雷仍舊注意到了那有些顫抖的身子。




『以前有個朋友曾經勸告過我,要好好考慮自己的幸福。』
『但我並不覺得現在有什麼不好。』
『不是嗎?我有兩個可愛的弟子,』
『他們一天天的長大,每天都過得很熱鬧。』


烏璐……


『我已經十分幸福了……』



「已經十分幸福了嗎……謝謝你,露西。」

聽見格雷的道謝讓露西露出了微笑,因為蹲著的姿勢持續了一陣子,感覺到雙腿有些麻痺,於是露西站起身準備緩和一下,但卻出現了意料之外的不平衡,沒站穩的腳步使身體向後摔,但摔跤之前站在一旁的格雷卻也早一步出手,攙扶住她的身子,格雷忍不住帶上了幾枚笑聲。

「露西你很破壞氣氛耶……虧我這麼認真的道謝!」

嘴邊的笑意沒有停止,儘管口頭上是這麼說,但在語氣上卻也明顯聽得出格雷並沒有責背露西的意思,然而這樣的舉動反倒讓露西自己不好意思了起來,因為羞愧而紅通的臉沒有躲開格雷的視線,不同於格雷的預估,露西那有些哀怨似的眼神倒是不逃避的瞪向了他。


「噗,露西……你果然超有趣的啦!」
「格雷你這什麼意思啊!」
「哈哈哈!」





最後直到太陽快要下山,天空由漂亮的淺海藍又逐漸轉為橘紅,格雷在也沒有開口提起任何有關於烏璐的事情,但他原本帶些迷網的眼神,以及彷彿被壓抑下來的悲傷,卻不知在何時已經消失,儘管這樣的轉折露西並不清楚原因,但這樣一天的陪伴,總覺得似乎加深了些對於格雷的印象。


「格雷,你這傢伙真的是變態。」

看著格雷又在解開自己衣服的扣子,露西毫不留情的開口,雖然在與他接觸之前就有聽納茲說過格雷是暴露狂這種話,但是當時頂多認為是他們兩個之間的鬥爭,搞的納茲有些誇大的口吻,不過相處一陣下來,露西實在有種格雷名副其實的感覺。

「啊……喂,露西你也不用這樣吧!除了會亂脫衣服這點,我還算是個正常人吧!」
「不,就會亂脫衣服這一點,你就絕對不是個正常人。」

或許該稱作一針見血,格雷還真不知道該怎麼回露西的話,不過倒也不急著刻意解釋,他輕笑的替自己身上的衣服扣回鈕扣,跨步走近了露西身邊,有一瞬間他差點忘記而想伸手去握住露西的右手,但這動作到達一半時他便撤回。

「唉,雖然本來就沒有所謂的公平不公平……不過今天這樣我已經算是偷跨一大步了吧?」

不明白格雷這些話是哪冒出來的,露西不解的望向他,但格雷只是自顧自的將雙手插進口袋,心情愉悅的哼了幾聲不成調的小曲。

真不知道該吐槽他的音調還是該吐槽他這種轉折到詭異的心情,露西暗自在內心中想著,隨後乾脆也不再多管,視線飄向了路的對向,那是間鯛魚燒的小販,嘴饞的拍了拍格雷的肩膀,露西想起今天可是一大早被吵醒,正所謂女子報仇永遠不晚!


「格雷!你請客!」
「咦?等等、露西--!」





04.

跨坐在椅子上,格雷向著椅背,視線盯著眼前正在與課本拼命的露西,左手上的螢光筆在目光掃過的段落上飛快的圈出重點,右手的藍筆則快速的劃出幾條直線,文字瞬間化成了容易記憶的表格,幾秒之間好幾整頁的文字快速的被濃縮成了精簡筆記,而這時露西的動作才總算放慢了下來,甩了甩方才因為使用過力而有些痠痛的手。

「總算畫完重點了,謝謝你啦!格雷!」

露西將桌面上的其中一本書交到了前方格雷的手中,或許是運氣不好,也有可能是最近和納茲翹課的頻率有點過高,平常就算不上課也總是能夠清楚班上所有小考資訊的她這次居然遺漏了一個,不過幸好格雷的班級也早已經教到這個段落,所以可以借重點來惡補一下。

沒有接過課本,格雷倒是抽起了露西放在桌面上剛剛整理完成的重點,先不提她閱讀的速度怎麼能夠達到這麼快的速度,其次她居然在掃過整個段落後便馬上將所有的內容整理成有規律的表格模式,最後,筆記上面為什麼還會出現他所不知道的補充資料。

「露西你腦袋裡的東西還真多……」

聽見格雷的誇獎,露西開心的笑了出來,在有關閱讀或者文字這方面她向來都非常有自豪,嘛!除了自己寫的小說這點還沒有那麼有自信就是了。


「露西--!」

突然插入的大吼聲讓露西及格雷同一時間向來源望去,只見格雷還沒有來的及反應,納茲早已經來到面前,整個人撲了上去,重力加速度的威力下,格雷儘管知道這撞上來會有多痛,但也沒有時間跳開,最後撞成一團的兩個人,就這樣重心不穩的跌坐在地上。

「我說你們兩個啊……」

露西還來不及給予吐槽,只見納茲飛快得又爬起來,不理會被自己擊倒的格雷,納茲轉向了露西,兩顆眼睛瞪得大大的,而不知何時也出現的哈比也隨著納茲一起起鬨,就這樣,四顆眼睛直盯著她瞧。


「露西!你知道嗎!下節課要考試啊--!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
「怎麼辦、怎麼辦!我只是一隻貓啊!只是一隻會飛的貓!其他的我什麼都不知道啊!」


被納茲抓緊了肩膀使出力氣瘋狂晃動的露西一瞬間開始感覺到天旋地轉,隨手抓起了不知道是誰的書就朝著面前的納茲用力敲下,這才停止了他的動作。

「什麼怎麼辦!有時間在這裡吵,趕快去看書啊!

「還有哈比!不管你是會飛的貓還是不會飛的貓,只要你是這裡的學生你還是要考試……」

在聽進了露西的話,納茲和哈比先是露出驚悚的表情,緊接著轉換成原來如此,這讓露西忍不住的按壓自己的太陽穴好讓自己保持冷靜,人家口中常說的物以類聚,難道她的等級就和他們一樣嗎,不是這樣的吧……

就在露西認為所有的事件都平息時,只是頃刻之間,她眼前又飛過了幾個畫面,格雷站起身子來,接著還以納茲剛剛的攻擊,再接著兩人又扭打成了一團。

「你這暴露狂、大冰塊!我今天就讓你知道什麼叫作生不如死!」
「哼!告訴你,機會是自己創造的!你這已經輸我一大截的傢伙,受死吧!」

這次不只是一張桌子,整個教室都被捲進了紛爭,班上的同學該尖叫的都尖叫了,該逃跑的也都逃跑了,不過是轉瞬之間,這裡早成了他們兩個人的戰場,聽著那戰場的中心,那兩個根本嘴不對盤的兩人互相嗆聲的話,露西只是站遠了些,手中握著剛剛完成的筆記。



「不知道等一下還要不要考試……」

Fin.

 

後記ˇ


結果我就這樣又出了第二篇
校園篇了,重點是居然還是灰露!?
我本來預計第一篇是灰露,第二篇是夏露,接著是洛露的啊!!!?
這下完全走樣了嘛!?(雖然對我來說也不是第一次的事了(喂XDD


話說,其實這篇我只是想表達一下格雷失去烏璐,還有露西失去媽媽,總覺得很像啊,
(言下之意就是烏璐很像老媽子?XDDDDD

然後這篇已經開始描寫格雷對於露西的感覺算是清晰了,
因為我覺得啊!格雷怎麼看都沒有納茲那種呆到沒發覺的笨(啥鬼!)

所以這篇的重點就是,格雷已經搶先所有情敵,早一步帶露西見家長了!!!(誤?

還有
一件驚悚的事情,俺今天才發現露西的眼睛居然是棕色的!!!?
那之前寫的那篇文章,那就、那就……俺不想改,所以就這樣吧(傻笑逃跑XD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