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n In Dream

關於部落格
*自創人物夢小說居多,然後,歡迎光臨= )
  • 63763

    累積人氣

  • 1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家教同人】戀琴(獄創)-3




01.

白色的窗簾順著由外而內的風輕輕飄起,擺放在附近的黑色鋼琴正好與之成了一種完全的對比,卻令人意外的感到合諧,在那專屬於鋼琴的座椅上坐著的是抹有些嬌小的影子,因為向著陽光而看不清楚那人的樣貌,不過那頭稍稍有點自然捲的長髮卻非常的明顯……

「為什麼你這女人會在我的房間裡啊!」

本還有些睏意的獄寺腦子在轉了幾圈後清醒過來,想起昨天突然冒出的少女,想起自己暈眩過去的事情,帶些敵意的瞪向了那坐在自己鋼琴座位上的她,獄寺臉上的表情很明顯的就是不悅,不過坐在椅子上的她不知是故意又或者是失神,對於他的話並沒有做出任何的回應,只是呆望著那黑白相間的鋼琴鍵盤。

「喂!女人我在跟你說……」

見亞橙沒有反應,獄寺乾脆起身走向了她,一邊開口一邊將自己的手搭上她的肩膀時,沒想到對方的身體明顯因為驚嚇而抖動,緊接著獄寺望見的是她有些錯愕的回頭。

不然現在是什麼情況?照理來說只要是作為情報販子的這些人,他們都擁有著很敏感的察覺能力,更何況這傢伙還是黑鴉這樣的等級,怎麼會連自己走到她身邊來都沒有注意到?

「獄寺你會鋼琴吧!彈一首來聽聽嘛!」

站起身,收起了驚嚇,亞橙臉上的表情不知道為何顯得有些開心,將位置讓給了獄寺,而完全沒有搞清楚狀況的獄寺只能呆呆順著她的意坐到鋼琴前,但那雙手只是放在琴鍵上,遲遲未開始彈奏。

「我說你這女人啊……」

意識到自己居然順著她的意,獄寺不太高興,雖然彈首音樂是無所謂,也不會有什麼情報有所透露,但獄寺就是不想,他還沒認同她的存在………將鋼琴鍵盤上的蓋子給闔上,獄寺回頭望向站在後方的亞橙。

本以為對方會有什麼行動或者是表情,但亞橙只是靜靜的看著獄寺,最後淺淺的一笑,聳聳她的肩膀,她將自己的視線撇向了那個風已經停止的窗口,緩緩的道出,里包恩要你負責帶我熟悉環境,麻煩了。


「……喔、喔。」

對方冷靜的道出這話,總覺得自己的慌張顯得是種無禮,獄寺尷尬的回話,之後便自鋼琴椅上站起來,快速的走向自己的衣櫃,隨手抽了件白色襯衫與長褲後便走入浴室盥洗,踏入浴室前他回頭又偷眇了一眼,總覺得不大對勁…


而在獄寺走入浴室之後,亞橙緩緩的移向獄寺的書櫃,那是整面牆的書,說真的以一個人一輩子所應該閱讀的書量來說,她認為獄寺大概早就達到,甚至更多,自書櫃上抽出了本有著深藍色書皮的書,呆望著那本書,亞橙的表情顯得有些沉重。



彭哥列的總部雖然挺大的,但因為獄寺只挑選些重要的地方介紹,因此將整個彭哥列晃一圈大概也只花了一些時間,大致介紹完的他們準備一起去趟阿綱的辦公室,算是交代一下,一路上亞橙都很配合,只是偶爾提出一些無關打緊的小問題,但不知是剛剛拒絕了彈琴的要求因而產生一種愧疚感,又或者是她這樣平靜的太詭異,總之獄寺感覺不舒服。

但就在回到阿綱辦公室的半路上,那中庭的大樹卻讓亞橙停下了腳步。

粗壯的樹幹顯現出這數的年齡早已經是上百歲,而那些在枝頭上翠綠色的葉子茂密的更顯現出這樹仍舊健康的生長著,陽光自然的從天空灑下,風也輕輕吹拂著,這樣的一片自然,出現在這座外觀看似古老的城堡之中,渾然天成。

走了幾步,獄寺很快就注意到原本跟在自己後方的人影消失,回頭找尋便看見亞橙走向了中庭,正想出聲叫住她,可是看她那掛在臉上的表情是那麼的認真,讓獄寺硬是將話給止住,只是折回路,緩緩跟在她後方。

「正因為那樣無法守護任何人,所以才會需要我……」亞橙望著那棵大樹,突然這樣開口。
「你說什麼?」有些呆愣的看著亞橙,她緩緩的轉過身來,臉上又是那抹微笑。

「如果能夠在這裡彈琴,那一定很棒……」
「啊?喔……」

獄寺不是沒聽見亞橙說什麼,只是因為不懂那話的意思因此才發問,只是沒想到亞橙再次說的話卻毫無相關,照自己的個性是該繼續追問,但是亞橙也不知道是猜測到又或者只是巧合,她拉回了自己好像飄遠的思緒,急著說該去找阿綱了!便與他擦肩而過,先走了一步。

「喂!女人!」開口叫住亞橙,獄寺相信自己現在要做的事情絕對是因為自己發瘋了。


「……要不要去吃蛋糕?」
「啊?」

身為黑鴉,隱藏自己的想法與感情是她最打手的事,但不知為何,她在獄寺面前總很容易不小心的露出真正的想法與情緒,微微張開的嘴與那因為驚訝而瞪大的眼睛,再怎麼樣也無法掩飾亞橙的驚訝。



在桌面上的蛋糕數量已經達到第十九個時,原本不作聲的獄寺終於有些受不了的望向坐在自己對面的亞橙,但對方在接收到自己的眼神時,只是默默的剛剛拿起的黑森林蛋糕又放回桌面,神情看起來有些難過,見狀獄寺嘆口氣,最後只能無奈的說句你快吃吧!


「總覺得……」突然開口的聲音很小,獄寺並沒有聽清楚後面的內容,但他將剛剛已經放到窗外的視線又拉回亞橙身上,望見的是一抹帶著點孩子氣味道的幸福笑容,腦海中在一瞬間閃過了許久沒有想起的女子,那有著一頭與他相同銀髮的女子,記得當自己第一次完整的彈完一首樂曲時,她也是露出了這般的笑容……

「如果有一天能夠聽聽獄寺的演奏那一定很棒。」

像是在敘述什麼般的平靜,亞橙那第十九個蛋糕在獄寺沒有發覺的情況下已經消失,她輕輕啜著那杯放涼了的無糖綠茶,這是與蛋糕不相搭的茶品,但亞橙享受著這樣的搭配,這樣的不同。


「……我還沒信任你呢。」

嘆口氣獄寺這樣說著,但內心中卻有股無力感,明明昨天才剛認識,而且自己還被對方下了藥,但是怎麼內心對於她的緊戒心會這樣削減的如此快速,總覺得嘴上說著不信任這樣的話,已經是自己對她最後的防備了……


不行,自己果真太鬆懈了。

「既然……
「走,我們回去找阿綱報告吧!」

好不容易讓自己對於她的緊戒又稍稍提高,獄寺板起了嚴肅的臉孔,想提出該回報總部的建議,就連她如果反抗或者耍賴也要硬拉著她回去這樣的打算都已經想過,沒想到亞橙卻早他一步提出,總覺得自己的士氣又被打亂了。




02.


本來一直跟在身後的她,現在與他肩並著肩,還記得剛剛踏出蛋糕店時,她心情愉悅的回頭望一眼蛋糕店的名稱,並開心的重複唸著,似乎是想將它牢牢記住,一路上她很安靜,坐著他開的車,但氣氛明顯的與剛剛來時不同,那樣的沉重感不見,反而可以明顯的看出她的心情非常好,獄寺開始有些懷疑,這樣的一個傢伙真的會是黑鴉?

但是就在他們倆一步步的接近阿綱的辦公室時,不!許在更早之前,在他們倆越來越接近彭哥列時亞橙臉上的表情開始變化變得平靜,而那雙橙色的雙眸變得有些不同,那是一種獄寺無法用言語表達出來的不同,直到現在已經到達阿綱辦公室的門口,她臉上那種表情簡直就與方才在蛋糕店露出的那種幸福笑容天差地別。

「那麼大概就是這樣……」

在交談了一陣子後,亞橙這樣結束話題,而阿綱也溫柔的笑笑,不過阿綱明白大概有什麼事情發生在她和獄寺之間,因為獄寺的表情顯得有些怪異,這並非用超直覺的結果,純粹是觀察表情,儘管獄寺相較於從前脾氣已經收斂許多,但是他骨子底仍舊是那個直腸子的人,想些什麼其實很容易就從表情中透露出來。

「剛剛有發生什麼事嗎?」出於關心,阿綱開口詢問。

亞橙微微愣一下,接著回頭望向站在有些距離的後方,那位依在門邊的男子。

與獄寺對上眼,而獄寺大概是沒有料想到,所以突然這樣交接的視線讓他尷尬的馬上就撇開,一瞬間亞橙明白阿綱所詢問的是什麼。

腦中很快的閃過一些念頭,亞橙嘴角邊勾起了抹帶些邪惡意味的笑容,獄寺一瞬間感覺自己的頸椎有股寒意爬上,但她沒有給他想太多的時間,一個回頭,亞橙笑著對阿綱開口。

「沒什麼事情,不過剛剛獄寺先生帶我去了蛋糕店。」

那女人在說什麼--!

幾秒之間,本還在後方的獄寺瞬間來到亞橙身旁,雖然說帶她去蛋糕店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但不知道為什麼獄寺就是覺得生氣,或許是讓第十代首領知道這種事情,總覺得身為第十代首領的左右手是非常失職的行為,畢竟他對她應該要加緊警覺的,而不是像那樣帶去蛋糕店放鬆。

「……蛋糕店?」阿綱有些訝異的重複,重點並非出在他們去了那裡,地點本身並沒有任何問題,重點是在於居然是獄寺帶亞橙過去的,獄寺是個口是心非、刀子口到腐心的人這點阿綱倒也是也了解,但是這似乎是第一次,他居然這麼快就信任一個新加入的成員。

「你這女人!」大概有些惱羞成怒,又或者有種被背叛的感覺,獄寺有些惱怒的抓住亞橙的右肩,一把將她轉向自己,雙眼怒視著她。

對上眼那剎那,獄寺的腦袋一時之間無法反應,明明是橙色那樣溫柔的瞳孔,但獄寺在一瞬間所感覺到的卻是極度的寒冷,並不是身體的溫度流失,而是從心中竄開的一種寒冷,有種刺骨,有種不可反抗的氣息,感覺很糟糕。

「如果不想看到我,你就去出任務啊!」隨手自阿綱的辦公桌上抽出了一張紙,亞橙的口氣冷淡。

啪一聲的搶過亞橙手中的任務單,獄寺向著阿綱丟下一句第十代首領我先走了,接著便頭也不回的離開辦公室,最後帶上門時還刻意的加重手的力量,製造出了很大的聲響,算是對她的反擊。

「等等!獄……」完全搞不清楚情況的阿綱開口想喚回獄寺,但動作較快的他早已經離開辦公室,最後阿綱也只能夠無奈的看向亞橙,而從方才便看不清楚她表情的亞橙也明白阿綱希望她解釋這樣的突然到底是怎麼回事,但當亞橙回過頭時,阿綱看見的卻是抹如同以往的微笑。


「大概是害羞了吧,他是那種死要面子的人吧!」亞橙聳聳肩膀,推斷般的說。
「嗯,獄寺確實是那種人……還以為你們吵架了。」


「怎麼會,他……」

語末的詞明顯的被吞回肚裡,阿綱出於疑惑也出於好奇的詢問後面的話,但亞橙卻笑著說她想再去附近逛逛便向阿綱告別了,巧妙的躲開那問題。

搔搔那頭有些蓬的咖啡色頭髮,亞橙離開後,阿綱核對了一下剛才被抽走的那份文件,最後找到那個缺失了對應的文件,義大利南端的一個較小規模的黑手黨調查任務,算是危險性較低的任務。

「不過今天早上我剛好請藍波去了呢……」

笑笑的將文件放進資料夾,也無所謂,雖然獄寺和藍波總是在吵架,但畢竟大家都使夥伴,多一個人去幫忙或許可以加快效率吧……會吧。




03.

銀色跑車在公路上奔馳著,以單手扶著方向盤,另一手稍微調整了一下深藍色的墨鏡,陽光在這個時候顯得有些刺眼,但對於現在正躺在副駕駛座的瓜來說,似乎挺舒適的,見牠心情愉悅的又在位子上翻了翻,獄寺原本有些煩躁的心情好了些,伸手摸摸牠的頭,瓜只是又再一次的沉睡。

「那個蠢女人……」

腦中將得到的資訊稍做整理,整體來講獄寺對於亞橙知道的不多,大概就只有她的身分是黑鴉這點比較確切一點,其他的很難說,一開始原先以為她是個老是掛著笑容的那種間諜,某種程度上來說跟六道骸那傢伙有點相似,但後來卻又好像不是這樣,她那對橙色的眼睛總覺得隱藏了什麼很重要的事情,而這事情大概就是她的表情有時候會變得有些沉重的原因,獄寺是這樣推斷的。

不知不覺已經到達了目的地,獄寺一眼就認出藍波的車子停在任務上交代的地點,任務單上有時候會連最佳的隱藏地點都寫上,但這通常只有在較低等的任務上才有,因為可以是先拿到的情報比較多……

就在獄寺將車子靠近些藍波的車時,有種類似直覺的想法打進自己的腦袋,那是一種危機的緊張感,獄寺趕緊踩下了煞車,也在同一時間,藍波的車子就在他的面前炸了開來,巨大的火花很快的就竄開來,整輛車子不到幾秒的時間已經被火海給淹沒。

「該死的!」

忍不住的咒罵,獄寺馬上抓起放在身旁的手機,也沒有時間去管被爆炸聲給吵醒而有些驚恐的瓜,在通訊錄中快速的翻找到藍波的電話,按下通話後獄寺戴上耳機,將手機丟到一旁,趕緊將自己的車開往其他地方,既然藍波的車子已經被炸開,那就表示這個地點已經不安全了,忍不住的又加快速度,獄寺現在只能希望藍波沒有出事就好。

銀色車輛一個左拐,正右方清楚的能夠看見敵方的總部,槍聲在這個時候能夠清楚的聽到,心頭忍不住的一縮,獄寺並不相信所謂的上帝,但在這種時候卻不自主的祈禱上帝能夠保佑夥伴平安,深吸一口氣,獄寺快速的又將方向盤一轉,順勢拉緊上手煞車,整台跑車在筆直的路上留下了一個漂亮的弧形,不管前方的路是車子無法行走的,油門用力一蹬,獄寺朝著那槍聲的源頭衝去。




黑色的鋼筆突然的斷水,本坐在辦公室位置上的阿綱眉頭輕輕一皺,剛剛才換過筆心的筆馬上就斷水,自己真不是普通的倒楣,不過比起這想法,心頭上卻有一股更難以形容的沉重感緩緩的在暈開,暫且放下那鋼筆,阿綱伸手拿起電話,熟練的按下號碼。

電話的另外一頭遲遲沒有傳來答覆聲,獄寺向來會馬上接起自己的電話,就算狀況無法接聽,也會以其他方式給予他回應,或許是因為有些著急,阿綱沒有多等太久便將電話掛斷,重新撥出藍波的電話,照推斷他們應該在一起才是,但電話的另一端卻轉入語音信箱。

「不對勁……」

掛斷電話,阿綱正準備再次撥打時,電話卻搶先響起,那號碼是獄寺,一瞬間阿綱的不安消去一半,但是當接通電話時,獄寺電話那端傳來的吵雜聲讓他神經整個緊繃了起來,那是他既陌生卻又熟悉的聲音,槍聲。

「發生了什麼事情——?獄寺!」
「可惡!怎麼這麼纏人!」

文不對題,阿綱明白獄寺沒聽到他的疑問,從他的話以及從剛剛就一直存在的槍聲來判斷,他們的探查大概是被發現了,而現在正遭到對方的追擊,獄寺的技術應該很輕易能夠擺脫對方,對方的實力難道出乎他們的預料太多嗎,還有……藍波呢?

「獄寺!藍波呢——?」
「第十代首……」



碰——。

獄寺的話被槍聲硬生的打斷,而且聲響非常的大,可見獄寺與那開槍的距離應該非常的接近,緊接著通話便被強制的結束,再次撥出卻轉入語音,出事了——!




在距離阿綱辦公室有一段距離的走道上,亞橙拖著疲憊的身子大口的喘氣著,本來在深咖色的長髮映襯之下那白皙的肌膚,現在看來有些蒼白,雙腳似乎沒辦法再支撐自己身體的沉重,亞橙伸手隨手扶住距離自己最近的牆壁,誰知道一個施力,牆壁的磁磚卻陷了進去,一個密道出現在眼前。

「那傢伙還真……是無聊。」儘管自己痛苦的有些失去意識,但亞橙仍就勾起抹苦笑,會搞這種密道的,不需要思考就能猜到是誰。

遠處在這個時候有腳步聲傳來,亞橙馬上便明白來的人是山本,每個人的腳步聲都會有著些微的差異,哪怕是最厲害的偽裝高手,要想模仿一個人的腳步聲那都是非常困難的事,更何況一般人根本不會去注意這些細節,而她的職業可是黑鴉,模仿不說,這種程度的辨認對她來說不過是基本。

「那就借用一下了。」

不希望被看見這副狼狽的模樣,亞橙沒有多想便踏入那密道之中,伴隨著密道的門再一次的關起,亞橙的身體也在同一時間倒向地面,體力已經無法支撐……


04.

彭哥列的大門在經歷了緊繃的三四個小時之後被推開,原本在出事的當下阿綱便馬上準備派人前去支援,但這動作被突然冒出的里包恩給阻止,雖然仍就不安,但是與里包恩這麼久所培養出的默契,阿綱很清楚里包恩不會做出危害彭哥列的提議,而現在不出里包恩所料,獄寺與藍波回來了,雖然身上多了些傷口。

「好痛好痛好痛!你就不能夠走慢一點嗎!章魚頭——!」
「吵死了你這隻蠢牛!不然你自己走啊!」
「痛痛痛痛痛痛——!」

門邊傳來熟悉的爭吵聲,阿綱總算是放心了些,快步的走向兩人,走近一看才發現藍波的腳被劃傷因此才會需要獄寺的攙扶,已經做過緊急處了的包紮,看起來不太嚴重。

「還好嗎?」

繞向藍波的另外一頭,阿綱與獄寺一起撐起了藍波,這是他的風格,總是做些不該由首領所做的事情,但也正因為這樣,他才會是彭哥列中大家所敬愛的第十代首領,而一被關心問候的藍波心中的那份孩子氣完全的顯露,嚷嚷著自己就快升天,而另外一端的獄寺則對於藍波的吵鬧不斷的給予反駁,熱鬧的氣氛將先前的不安漸漸覆蓋……



將藍波安置在醫護室之後,獄寺向阿綱報告了詳細情況,似乎是隱藏的地點被對方發現,再加上彭哥列先前有阻止過這家族的行動,大概因為這樣對方對彭哥列懷恨在心,因此發出攻擊時,並不是以驅趕對方為目的,而是更進一步的追殺,但所幸獄寺到達時很快便遇上正在逃命的藍波,行動上巧合又巧妙的吻合,因而順利的逃過攻擊。

至於與阿綱的通話,對方的子彈正好掃中了車上的通話器,加上情況危急,獄寺便沒有給予回應。

「太好了,只要大家都沒事,其他的都無所謂……」

阿綱鬆口氣的笑著,獄寺頓時也感到輕鬆,彷彿剛剛經歷過的那場激戰不過是場夢,但是身體因為剛剛的緊繃而顯得疲倦卻是不爭的事實,向阿綱道別後,獄寺便決定回房間休息。

推開房間的門,獄寺將領帶隨意的拆下後便放到床頭的小櫃子上,腦中突然閃過了些想法。

……彭哥列的情報怎麼會暴露呢?

第一直覺獄寺腦中有了個底,那是關於那名剛剛新加入的成員,那名黑鴉,亞橙。


想到此獄寺馬上掉頭走向自己的門邊,從他回來到現在還沒有遇上那個女人,說都不定洩露了彭哥列藏密地點的人就是她,黑鴉這種身分是一把雙面刃,她可以幫助彭哥列,但也絕對可以傷害彭哥列。


無論如何,先試探看看那個女人。


剛推開自己的門,獄寺才在心中這麼打算時,亞橙就這麼巧的剛好站在自己的門邊,似乎是剛剛回來正打算進去的樣子,對方見到自己馬上表現出驚慌的樣子,這讓獄寺馬上就起了疑心,但接著便看見她放在身後那想藏起的東西,是個方型盒子。

「你……」
「我只買一個!說什麼都不會分你的——!」


一個算是有些大聲的宣示,緊接著便看見亞橙飛快的帶著那個盒子躲進了自己的房間,沒記錯的話那個包裝是上次他帶她去的那家蛋糕店特有的,所以這女人是緊張自己的蛋糕要跟我平分嗎?



「那女人是白癡啊——?」

 

Tbc.




後記ˇ

間隔了很久終於又再一次的出了第三章ˇ真的是可喜可賀(灑花
話說這一次的字數又比上一次多了,這倒底是好事還是壞事呀XDDD

前些陣子椗我忙於考試,都跑去圖書館了,所以沒有寫文章,
雖然說去圖書館也沒有看多少書啦(被打
但總之,考試告一段落了,而現在我又替自己定下了每日最少三百字的限制,
所以相信我接下來一定可以多多出文章的(是吧XDD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