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n In Dream

關於部落格
*自創人物夢小說居多,然後,歡迎光臨= )
  • 6351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魔導少年同人】不只是夥伴(洛露)

魔導少年同人
CP:洛基X露西



*註:漫畫173話的怨念產生物(喂

 

01.

 

拉起那紅色小禮服的下擺,有著一頭漂亮金髮的少女有些氣憤的坐上吧檯,服務生遞上的價目表才剛推到少女面前就又被推了回來,撇都不撇一眼少女直接開口要了最烈的酒。

 

輕閉上眼,少女腦中就是揮不去那些恐懼中卻又帶著絕望的畫面,將注意力轉移,少女聽著面前服務生的動作,伴隨著冰塊與酒的搖撞聲停止,緊接著是液體到入酒杯中的細微水聲,緩緩的睜開眼睛,有著淺金色的酒放置到了面前,才正身手準備舉起時,一隻大手卻搶先一步的將酒杯給拿去。

 

「誰——……格雷?」黑髮男子淺笑的坐到她一旁,眼神放在他手中的烈酒上,淡金色的液體與少女的髮色很相配,但是他很清楚,這杯酒絕對不適合她。

 

「露西,女孩子喝這麼烈的酒好嗎?」雖然提出的是疑問句,但從格雷的眼神就輕易的能看出答案是否定。

 

「那你說卡娜呢?」明白格雷是在擔心自己,但正在氣頭上的露西只是倔強的回嘴。

「她?她不算啦……」沒想到露西會一下子就舉出例子來反煞自己,格雷呆愣了一下,但思考後只能尷尬的將卡娜歸類在例外,畢竟那個女人的酒量真的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將身子輕輕向前移,身手想要拿回自己所點的酒,但格雷呆愣歸呆愣卻沒有要將酒還給她的意思,閃開了露西的手,格雷將酒杯放在吧檯的桌面上,手依然握著,而露西沉默的望著他。

 

酒吧的音樂在這時換了一曲,是一首快歌。

 

「跟洛基有關?」聲音不大,但露西聽的非常清楚,腦中很快的就閃過了一些片段畫面,記得在艾德拉斯那時,當她開口叫喚雷歐時,出現的卻是芭露歌,這點讓她有些傻眼。

 

格雷是個細心的人,大概早就察覺她的不對勁,再想想先前在公會中,露西似乎曾經耳聞過露西抱怨洛基什麼事情,因此才會這樣大膽的假設。

 

大概是因為一針見血的關係,露西雖然笑著,卻帶著一絲苦味,這樣的表情一瞬間讓格雷傻住,那是她不會出現的表情,她應該是個充滿笑容的人才對……

 

而就在格雷陷入思考時,露西快速的站起身,趁著他恍神搶過了他手中那杯本來應該屬於自己的烈酒,格雷還沒來得急阻止,只見露西一口將那烈酒灌入。

 

「……這樣會醉的啦!」無奈的看著,格雷只能跟著她苦笑,而露西則將空杯用力的朝著桌面一放,發出了不小的聲音,接著一個跨步,摟住了格雷的脖子。

 

「喂、喂!不會馬上就醉了吧!」對於露西的動作格雷嚇了一大跳,雙手急著想要將她拉開,但耳邊似乎傳來了小小的啜泣聲讓他停下動作,確定聲音真的來自這個摟著自己脖子的人,格雷輕嘆口氣,手輕輕的拍著她的背。

 

「格雷……」

「什麼?」

「你的衣服呢……」

「……啊!」

 

原本以為露西要開始哭訴,沒想到她抬起頭望向自己的卻是如同往常那樣的神情,並沒有所謂的眼淚存在,反而還跟以前一樣吐嘈著自己,而格雷也終於才在這個時候發現,自己的上衣似乎不見很久了。

 

「應該是在那裡吧!」放開了摟著格雷脖子的手,露西指著在舞池中央那件正在地上被踢來踢去的深藍色襯衫。

 

露西嘆了口氣,但並不是因為格雷的糊塗,而是自己的軟弱,居然在剛剛那瞬間,自己差點就大哭出來,幸好眼淚及時被自己的意志力止住。

 

看著自己的襯衫被一名男子踩在腳底下,格雷激動的大叫出聲,但腳步才剛剛跨出去,自己身體卻馬上又止住,有些擔憂的撇向了露西。

 

「我沒事啦!再不過去衣服就要毀了!」

 

見露西勾起笑容,雖然格雷很清楚那是硬擠出來的,但是總覺得自己在繼續強迫她說出心裡話也不見得是件好事情,向著露西認真的交待了一聲要好好照顧自己,格雷趕緊朝著舞池中央走去。

 

今天是從另外一個世界--艾德拉斯回來的第二個禮拜,露西的身體狀況雖然良好,但是心情卻總是在谷底,正好今天是鎮上一家新的pub開幕的日子,算是捧鎮上居民的場,也算是為了讓自己好好放鬆並調適心情所以便來到了這家店,還特地換上很久沒穿過的小禮服,只是沒想到在路上會遇見格雷,大概是出於擔心他也跟了過來。

 

就在露西又向服務生開口要了第二杯烈酒的同時,一股熟悉的感覺在身邊出現,雖然說自己的身邊有很多的星靈夥伴,但是他們各各個性都大不相同,所以當他們的門開啟時,所出現的感覺也會不同,這一點是露西最近發現的……

 

現在在自己身旁開啟的這道門,感覺就是一股溫暖的光芒,像是包容一切般的令人安心,但是現在這種安心卻令她感覺到痛心,雖然明白他有那個能力反抗自己接下來要做的事情,但露西仍舊想這麼做,與以往大喊出來不同,露西只是在腦中下達了指示,平靜的、強烈的……

 

強制關閉……

 

「露西——?」

 

就算是屬性較偏向攻擊方面的星靈在這樣毫無預警的情況下,突然被下達強制關閉的命令,一時之間也亂了手腳,經過一陣子掙扎,洛基並沒有回到星靈界去,或許不只因為屬性的關係,也因為他曾經在人界待上好一陣子,所以就歸屬性而言,也沒有其他星靈來的強烈。

 

站穩自己的腳步後,洛基愕然的望向絲毫沒有任何反應的露西,她甚至沒有回過頭來看自己一眼。

 

雖然相處沒有和其他妖精尾巴的夥伴來得久,但洛基很清楚露西的個性,絕對是出了什麼事情,正開口打算詢問時,露西卻突然的回過頭來,眼神不大對勁,洛基不知道為何突然感到不安。

 

「啊!抱歉呀,雷歐!我大概是有點醉了……」

 

有些迷茫,這樣的話自現在的露西口中脫出有幾分真實在卻又幾分虛假感,雖然無法確定露西剛才那麼做究竟是為了什麼,但洛基很清楚的知道露西現在心情不好,絕對與自己有關係。

 

那樣的習慣或許連露西本身都沒有察覺到,她總是喊他洛基的,不論在平常又或者是戰鬥時,雖然她明白他的本名並非此,但大概是因為初次所認識的那個妖精尾巴夥伴是洛基,因此這樣稱呼總覺得更加親密,而每當他做了些什麼使她不悅時,她總會下意識的喊他本名,彷彿想切斷他們之間那樣的關係似,彷彿想撇清一切,告訴他,他們之間不過只是契約上的關係……

 

稍微思考一番,但洛基只記得自己最近都不常來到人界,既然都不常來了,應該是沒做什麼事情讓露西這樣生氣才是呀,還是露西真的醉了?

 

「露西你……」

「啊!這不是洛基嗎——!」

 

才剛剛開口想向露西問個清楚,誰知道後方卻傳來了叫喚聲,那是菲佳爾,洛基對於女人,哪怕只是講幾句話,只要有正眼對視過,向來都能夠記得清楚,印象中她與他是在朋友介紹下講過幾句話的人,家世背景不錯,有大小姐脾氣,酒量很好。

 

「不會吧,這是你這次的目標嗎?」

 

與洛基對上眼之後,菲佳爾的目光馬上就移到了坐在吧檯上的露西,笑著繞過洛基,她像是評論著什麼一般的看著露西,而露西只是當作她不存在的又向服務生點了杯相同的酒。

 

「喝這麼烈的酒呀?」語氣中有著很重的調侃意味,露西正要接過服務生遞上的酒,菲佳爾快一步搶過,這次露西總算將眼神移向了她,但這是現一對上,菲佳爾一瞬間再也說不出話來,從露西那搶過的酒杯一瞬間自手中滑落,玻璃杯在地板碎成一塊塊,那是種冷冽的神情,不帶任何正面情感,有的只是冷酷以及……殺意。

 

原本打算開口阻止菲佳爾的無禮,但是洛基同樣看見了露西的神情,那是他從來沒有看過的,她總是和善的面對他人,就算對於敵人她也有著替他人著想的心,這樣的神情是怎麼一回事?

 

「露西?」洛基開口喚了她名字,但露西沒有轉開視線,仍舊望著菲佳爾,而菲佳爾因為害怕自動躲到了洛基的背後,這時露西才總算正眼與洛基對上。

 

是相同的無情,但在那之中洛基似乎還看見了其他隱藏起來的感情,深沉著的……絕望?

 

 

 

 

02.

 

尷尬的氣氛在四周蔓延開來,而不清楚狀況露西與洛基之間關係的菲佳爾只想拉著洛基離開,見狀露西冷笑了一下,轉身並伸手準備向服務生再點杯酒,但後方卻有人拉住了她剛剛舉起的手,太過靠近的距離,露西的後腦勺撞上那人的胸膛。

 

「麻煩來杯熱牛奶!」

 

認出熟悉的聲音來自格雷,露西那種可怕的氣息似乎減少了許多,不知道是因為這樣,又或者是因為格雷現在與露西的動作太過親密,洛基感覺到自己有些不悅,而他很清楚這就是所謂的吃醋,只不過還真有些訝異,從前都是別人吃他的醋,沒想到自己也會有今天嗎……

 

「格雷,不要多管閒事,我沒事……」

 

看著白色的熱牛奶被推到自己的面前,露西有些生氣又有些想笑。

 

「你會醉的……到時候誰照顧你啊?」坐到她身旁的空位,以食指輕敲著桌面,格雷示意露西將那杯牛奶喝下,但露西並沒有下一步的動作,直到感覺另一旁有人又更靠近了過來,露西的表情瞬間閃過了些慌張。

 

雖然只是剎那,但一直注視著露西表情的格雷並沒有看漏,他明白了些什麼。

 

「喲,洛基!好久不見呀……啊!有你在就無所謂了嘛!難怪露西你這麼放心的喝……」

 

格雷的話明顯是故意說給露西聽,從他那總不自然的表情就能夠發現,但是儘管如此,弄不懂現在狀況的洛基只能夠默默的看著格雷,並觀察著露西的下一步反應。

 

「不需要!我……我說過我不會醉。」

 

幾乎是反射性的反駁,這樣的排斥不只洛基傻眼,就連露西自己本身都嚇了一跳,因此趕緊找了個理由搪塞,但是這話與她先前的話矛盾的不實,況且再怎麼樣剛剛那樣的反應都太過明顯,怎麼也無法掩飾。

 

伸手握著那杯熱牛奶,手掌心的溫度瞬時暖活了些,露西眼中的神情有些迷茫,此時沒有人再開口說什麼,露西緩緩的吸氣,牛奶的溫熱順著氣管滑入肺中,身體跟著暖和了些。

 

「我決定要變強……」

 

平緩的開口,但自語氣中可以聽出她那不動搖的堅決,格雷稍微愣了一下後微笑,原來自從回來之後露西所一直在煩惱的是這樣的事情,大概是對於自己的力量無法足夠的保護夥伴而失落,這種感覺自己從前也有過,這樣看來不是什麼大事情了。

 

「……就算不借助星靈的力量。」

「咦——?」

 

驚愕的看著露西,但後者卻沒有太多反應,格雷這下可真的慌了,轉頭撇向洛基,但洛基臉上的訝異表情卻也不輸給他自己,先撇除掉露西沒有星靈攻擊力幾乎是零的這個事實,露西這種彷彿就像是想要丟棄星靈魔法師這稱呼一般的口吻是怎麼一回事?

 

「露西,發生了什麼事?」

 

洛基伸手搭上露西的肩膀,這次露西回頭望向他,眼神不再是剛剛那個失常的冷漠,但卻是更加複雜的情緒,是一種下定決心的絕望,洛基感覺的出來,但這個時刻他卻不知道自己到底該怎麼做,追根究柢他就連為何她變成這樣都不懂,明明自己是她的星靈,明明一直在她身邊的,怎麼會什麼都沒有發覺……

 

「我說過星靈是夥伴,沒有道理老是讓夥伴擋在前面,保護別人不敢說,最少我要能夠保護自己。」

「不正因為是夥伴,所以——……」

「雷歐——!」

 

快速的站起,洛基原本搭在她身上的手順勢滑落,伴隨著露西的大叫聲,打斷了他所要說的話也引起了四周所有人的注目……平時的她不該這樣的。

 

洛基望著她,心中突然有些爆躁,他不知道她怎麼了,問她卻總給那種兜好幾個圈子的答案,與其他的男人比起來,洛基相信自己算是細心的,但是並不可能無時無刻的盯著她啊!如果每次出事情她總是這樣什麼都不說,那他也不會有辦法!

 

「你到底是發生什麼事……」忍住心中的煩躁,洛基冷靜的又再次開口。

「我只是想變強。」

「你有我。」

「我說過你們是夥伴!不可能……」

「我不在意!」

「但我在意,況且你們也不會總在我的身邊……」

「我會!我會在你身邊!」

 

見兩個夥伴已經吵起來,站在一邊一時不知道該怎麼插入的格雷只能夠安靜的看著,然而就在洛基開口說出最後一句話時,露西沉默了,剎那間格雷以為爭執結束,露西大概是被洛基所說服,但是緊接著他看見露西的身子似乎有些不穩,一股不安快速襲捲。

 

「……不好意思,我太激動了。」在露西突然沉默之後,洛基意識到自己不自覺得暴躁,他只是關心她,並不是想來跟她吵架的。

 

感覺到面前的人似乎有些搖晃,洛基正準備扶住她,但手剛伸起卻在同一時間被她給拍掉,這次忍耐真的已經到達極限,洛基生氣的望向露西,可是接收到的並不是自己所預料神情,不是憤怒,而是泛著淚光,她帶著些微的哭嗓說……

 

緊接著露西的身子向後傾倒,被及時發現的格雷給接住。

 

「洛基?」大概是對於一向反應靈敏的他居然沒有動作而感到訝異,於是他開口喚了他,但洛基只是傻站在原地,他將她弄哭是一個理由,但真正讓他無法再思考的是她的話……

 

 

 

『你不在我身邊啊……』

 

 

 

 

03.

 

酒量再怎麼好的人也有可能喝醉,因為人有時總會不小心忽略所謂酒的後作力,儘管當下沒有任何醉意,一但後作力來襲,那樣的力度可是難以抵擋,更何況這一切套用到的,是一個平時不碰一滴酒的小妮子身上。

 

宿醉導致的嘔吐感在整個夜裡不斷的反覆來襲,後腦勺就像是被人拿起鐵鎚敲打般的疼痛,耳邊傳來揮之不去那令人煩躁的嗡嗡聲,在這樣的折騰之下,露西一直到了凌晨才漸漸的入眠,而此時的天空,早已經開始從那深藍色的天際轉為由陽光渲染開的淺紫色……

 

坐在一旁的他,那棕色的雙眸在露西終於入睡,才漸漸由焦慮不安轉為平靜,將雙手合十,祈禱一般的輕輕握著,思緒因為她那總算平穩下來的呼吸聲而開始倒轉。

 

 

 

在妖精尾巴中,第一次注意到身為新人的她時,他只是秉持美麗的女性都該受到疼愛的這種玩心去接近她,然而在得知她居然是星靈魔導士時,又為了不讓自己的身分被揭穿,因此他刻意的與她保持距離,但或許也正因為她的身分,儘管與她保持距離,他卻也總忍不住的將視線撇向她。

 

她說過,星靈是夥伴。

 

記得這句話那時在自己的心中震撼了許久,這樣的想法,是身為星靈的他多麼渴望的歸宿,雖然因為自己的刻意,他們之間並沒有太多的交流,但在不知不覺當中,他卻像是著了魔一般的,在她一次次的真誠當中被擊垮,而那面因為傷害而築起的牆,那面用來阻隔所有期盼與信任的牆,漸漸崩壞……

 

最終,在那身心都已經到達極限的時刻,就算再怎麼堅強的他,面對死亡時總是無助,明明告訴自己不該再抱著任何期待,明明告訴自己就這樣結束才是贖罪,然而身體卻不聽使喚,向她拋出了個求救訊號……而她,也確實接收了。

 

 

 

 

因為身體感覺到有些寒冷,露西將蓋在身上的被子又拉緊些,這樣的動作將洛基從過往的回憶中給拉出,起身將原本全開的窗口關上一半,回頭再看了一眼繼續沉睡的露西,那樣拯救他的她,那般愛笑的她,如今卻因為自己而哭了……

 

弄哭女孩子不是第一次,再怎麼說他所接觸過的女孩太多了,甚至有些是一天哭個十來次的眼淚製造機,以往他總是很會安撫女孩,女孩子的心思細膩,但卻也不免的單純,有時只要稍微掌握訣竅,說實話,要哄她們根本不需要太費力,但是她不同,露西不同。

 

他完全不想將那種應付的心態放在她身上,反而應該是更加認真的、更加用心的、更加……

 

突然的止住想法,洛基明白了什麼,嘴邊勾起抹苦笑,嘲笑著自己居然也有遲鈍的一天。

 

 

「原來……不只是夥伴了嗎。」

 

 

04.

 

那原本應該事件平凡無奇的事情,所有的一切對於存在於公會中的自己,對於老是跟著那茲他們一起冒險的自己,這應該事件芝麻綠豆般的小事情,但或許因為他在自己心中的份量早已經超出預料,如此的在乎才導致了扭曲的影像,扭曲的夢……

 

「真不舒服……」

 

緩緩的睜開眼睛,淺咖啡的眼眸從迷茫漸漸還原到清晰,露西緩緩的起身,原本放在額頭上的毛巾順勢的滑下,露西先是有些疑惑的看著那還殘留著一點熱度的毛巾,腦中有些搞不清楚狀況,但之後存廚房的方向傳來了些雜音,露西心中馬上就有股不安的感覺響起。

 

按照自己額頭上的毛巾來看,大概是那群夥伴裡面有人來照顧她,但是……身為公會裡的妖精女王——愛爾莎先不說,具有不小的攻擊性與破壞性的格雷也先不提,最後那位火龍的納茲,不要說毀了一間廚房,一不小心毀了幾十棟房子都不是不可能啊!

 

「我連房租都付不太出來了,更不要說是幾十棟的房子啊——!」

 

來不及抱怨自己怎麼這麼可憐,宿醉還來不及得到適度的休息,就必須先跳起身,阻止可能會照成大型破壞,只聽見廚房又傳來一次鍋子的敲聲,腳步再次加快,就怕下一秒自己的寶貝房子會化成灰。

 

那是抹棕色的身影,平時只要站在他的身邊,總隱約可以感覺到他所散發出來的一種自信,但現在在廚房中的他,卻顯得有些無助,手忙腳亂的樣子和平常的他有著很不同的感覺,一手拿著食譜,另外一手忙著想要替鍋子中的食物攪拌,但誰知道大湯匙一個撞上擺在一旁的配料,幾乎是同一時間,洛基反應快速的想接住那些滑落的東西,但動作過於大,一個不小心先是撞上剛剛沒有關上的櫃子,緊接著是踢到不知何時掉落在地面上沒有注意到的鍋子。

 

「……哈哈哈!」

 

忍不住的笑聲響起,洛基驚訝的望向廚房門口,突然覺得自己有些困窘,明明這種情況下該說些什麼,向她道歉,因為自己不在她身邊這種事情先不說,最少自己應該先說些要她去休息,自己等會將食物端出去之類的話,當然這些都是理想狀態,如今的他,只是傻在原地,所有的話就像是哽在喉嚨,怎麼都說不出口。

 

「露西,我……」

「想毀了我的廚房嗎?」

 

帶著些開玩笑的諷刺口氣,露西撿起了地上的鍋子並將它放置在它原本應該在的位置,轉身看向洛基,他臉上的表情明顯是驚愕,但隨後卻勾起了抹苦笑,原本自己想表達的話,在露西出現時那笑聲中,似乎就被瓦解光了,有些話就算是不開口,還是能夠了解的,儘管可能會有些磨擦,但這卻也是必經的過程。

 

「你說,吃義大利麵好嗎?」

 

看著露西臉上再次暈開的微笑,洛基笑著說。

 

 

 Fin.

 

後記ˇ

 

這篇歷經了好久好久的時間才寫完,因為我棄坑了好多次(驕傲(被打XDD

不過在這裡還是必須好好聲明一下,這篇文章其實是由漫畫173話的怨念中產生的!!

露西呼喚洛基時,洛基當然就應該馬上出現啊!!(就算不呼喚也應該隨時出現(喂XD

總之,這篇文章沒有什麼規畫就亂寫了,辛苦也感謝看完的各位(敬禮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