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n In Dream

關於部落格
*自創人物夢小說居多,然後,歡迎光臨= )
  • 6361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魔導少年同人】顏料(灰露)

01.

 

穿過學院在中央有些大的人造森林,向著西北方走去那是舊的教學大樓,學院將這地方列為禁止進入的區域,原因是即將拆除,根據公文上的申請,這棟舊大樓應該要在去年的一月份被拆除,但如今已相隔將近一年多的時間,學校卻依然沒有任何動靜,雖然事實究竟如何校方也沒有再做出任何反應,但在同學們之間早已經有著各式各樣不同的謠傳。

 

而在這之中,最著名的故事莫過於美術教室的亡魂……

 

謠傳,從前在舊教學大樓中,有一名相貌非凡的漂亮學姐愛上了一名同屆的學長,那學長平時不多話也不怎麼親近人,但那學長對於繪畫卻有著非常大的熱忱,或許正因為他對於繪畫那樣的專注太過深情,學姐也就情不自禁的被他深深所吸引,但是……不論學姐再怎麼對學長熱烈的追求,那名學長的目光卻始終都只專注在自己的繪畫之上。

 

就在某一天,學姐帶著要交給學長的愛心早餐提早來到美術教室,但因為前天晚上學長離開時忘了關上最左邊的那道窗戶,因而使那天晚上下的雨潑灑進了室內,沒注意到的學姐一腳踩上濕滑的地面,失去重心的身子朝向窗口撞去,破碎的玻璃劃傷學姐的臉蛋,並刺破喉嚨,最終學姐因為來不及就醫而身亡,從此每在太陽落下山之後一直到清晨陽光尚未透露之前,學姐的亡魂便會一直守在美術教室,等待著向學長報復的機會……

 

 

 

以餘角的目光偷觀察著聽故事的兩位朋友,一個是有著一頭櫻色頭髮的少年,另外則是有著藍色毛髮的小貓,見兩者都已經將身子縮了起來,說著故事的少女勾起了勝利的微笑。

 

「『還我命來……』學姐的聲音就這樣迴盪在美術教室之中……在每個夜晚……」少女又壓低了聲量,接著緩緩靠近他們耳邊,就在最後一句話結束前,輕輕吹了口氣。

 

「呀啊——!」「啊——!」「啊——!」

 

俗話說的好,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在少女看準時機準被嚇唬前方的兩名朋友時,後方早在她不注的同時多了個人,在少女吹氣的同一時間,後方的人也將自己的手搭上了她的肩膀,或許因為太過專注於自己正要做的惡作劇,又或者是因為先前說完鬼故事,儘管表面上應該是不會害怕,但是說真的卻仍舊有些毛骨悚然,總之,這一個搭肩的動作,也讓少女在同一時間與自己的朋友一同大聲的尖叫了出來。

 

「幹嘛嚇人啊!露西!」尖叫後回過神的櫻髮少年——納茲,有些惱羞成怒的樣子,他摀住自己的耳朵轉身,不悅的控訴,一旁的藍貓——哈比,跟著附和。

 

不過就在他們轉身之際,首先見到的是露西嚇壞的表情,隨著露西肩膀上的手,他們將視線緩緩向上移動,先不說那人在肩膀上那鮮紅色臂章上寫的是大大的『風紀』兩個字,繼續向上看那人有著顯眼的大紅色長髮,豎起筆直的馬尾更顯得有幾分氣勢,納茲與哈比臉上的表情一瞬間刷成對比的綠。

 

「納、納茲……我、我後面是……」

 

見朋友臉上的表情變化是那樣的劇烈,露西完全沒有勇氣自己回頭去看,深怕自己一轉身見到的或許就是那位女鬼學姐,但是現實終究會降臨,本來搭在露西肩膀上的手又施了點力氣,識意露西回頭般的命令正下達著。

 

「我我我、我還不想死啊!學姐……」咬緊牙根緩慢的轉頭,但膽小的她並沒有睜開自己的雙眼,只是在口中念念有詞著。

 

「你在說什麼啊,露西。」原本抓著自己肩膀的手鬆了開來,並且在自己面前傳來了熟悉的聲音,露西頓時像是放下心中的一塊大石,開心的睜開了眼,但是隨著那抹紅映入自己眼中,有一瞬間她覺得自己又從天堂掉到了地獄,而且是地獄的最低層。

 

「早、早安啊,艾爾莎學姐……」

「你也早安,露西!還有……納茲跟哈比你們想去哪裡呢?」

 

正準備丟下露西的兩人當眾被點名,一時之間也只能夠停止腳步,乖乖的回頭。

 

滿意的看著眼前三個人站在自己面前,雖然各個低著頭沒有人敢直視她,但是她也早已經習慣,在這裡每個學生被她點名之後來到她面前通通都是這個樣。

 

「那麼,請問一下你們三個,在上課時間在教室外面做什麼呢?」

 

「翹課。」

「廁所。」

「愛——!」

 

碰碰兩聲清脆而有力的聲音響起,不必等艾爾莎下手,露西控制不住就先朝著兩位朋友送出一拳。

 

先不提納茲那個石頭腦袋在想些什麼,說什麼也堅持要走大門,有人翹課會從大門的嗎!哈比跟著附和,結果搞得她不得不跟他們一起行動也就算了,為了騙他們走側門,而掰出一堆鬼故事,最終居然真的講起校園鬼故事的自己是個笨蛋也都算了……重點是哪有人翹課被抓到,被質問時就直接講翹課的啊!

 

「露西!為什麼你打我打的比較大力——!」納茲不悅的再次控訴,而在他身旁的哈比則是擺出個害羞的表情,嘴上咕噥著大概是我長得比較可愛吧之類的話。

 

「你們夠了!給我回到教室去……露西,你等等。」

「咦——?」

 

雖然不甘願而且又覺得有些可怕,但是違抗艾爾莎的話,露西相信那才會是最可怕的事情,因此就只能夠目送兩位朋友離開,而離開前他們居然還用竊笑的表情看著她,如果我能夠活著回去,你們兩個就完蛋了!露西暗自在心底許了個這樣小小的承諾,儘管事實上她根本打不過他們啦……

 

「露西……你知道格雷吧?」

「格雷?當然啊……」

 

突然丟來的問句讓露西愣了一下,但也很快回過神,格雷也是常被叫去訓話的黑名單之一,理由與他們翹課不同,他總是因為服儀不整,因為他和納茲好像從小就認識,而且每次見面兩人總是吵的水火不容,所以露西挺有印象的。

 

「那你知道他去哪了嗎?他應該不會翹課的,最近卻總是……」

 

艾爾莎露出有些擔憂的神情,露西知道其實艾爾莎向來的所做所為都是為了大家好,其實學院裡面不論是任何人出事情,她相信第一個站出來支持的絕對都會是艾爾莎,不過……她和格雷也不過就是在同樣被叫去訓導室時講過幾句話,只能算是片面之交,算不上熟人吧,是不是問錯人了啊?

 

「這種事情不是應該去問納茲嗎,他會比我清楚吧?」

「我認為你們應該比較熟才是……那沒事了,你回教室吧!」

 

怎麼樣都不會是我和格雷比較熟吧!納茲和他從小就認識耶……就算不是從小認識,套用那句所謂的不打不相識,他們兩個都打過上萬次了,早久已經熟到不能再熟了啊……

 

但話說回來……格雷最近跑去哪了呢?

 

 

 

 

02.

 

顏料是一種很美妙也是一種很殘酷的東西,就算都同樣用心的調配,但是結果總不會相同,有時會有出乎意料的炫麗色彩,有時卻會出現與想像中完全不同的對比色調,作畫更是一件令人頭痛的事情,到底是將冷色系與暖色系混搭在一起好,又或者應該將這對比的兩者完全隔離好呢。

 

坐在窗口邊,目光從最遠的空盪教室接著緩緩收近,最終看著在自己手中的顏料,紅色、藍色與黃色,這是顏色的三大元素,世界上唯三無法以調配方式出現的色彩。

 

凝望了許久,少年將顏料丟進袋中,雙手插入褲管,離開了教室。

 

 

 

 

這星期第五次進入訓導處,露西已經從一開始的不好意思,到現在已經麻木,從星期一被艾爾莎逮住之後,納茲與哈比居然說要展開『絕對不會被艾爾莎抓住之一定要從大門大作戰』,也因為這樣一個禮拜不過五天,他們三人天天到訓導處來報到。

 

「或許跟著行動的我也是個白癡吧。」認真的反省,露西無奈的吐出這樣的話,目光掃過不大的訓導處,坐在最裡頭的是訓導主任——基爾達斯.克萊維,納茲與哈比正在被他訓話,而之所以沒有叫上露西,一來是因為他們也明白露西大概只是無聊想參一腳的心態,二來就是……

 

「露西,你真的不知道格雷去哪嗎?」

「我真的不知道啦……」

 

這禮拜下來,露西不知道被多少人追問這個問題,不光是艾爾莎,就連他們的班導師米拉都前來詢問她,明明格雷也不是自己班的同學不是嗎,大家都關心他是無所謂,但怎麼每個人都是來問她呢,說過要他們去問比較可能知道答案的納茲,卻沒有半個人行動。

 

就在露西開始感到有些頭痛時,訓導處的門口卻傳來了敲門聲,在大家目光朝著門口望去的同時,露西是第一個反應過來的人。

 

「格雷——!」

 

久違的人出現,露西幾乎是下意識的吼出他的姓名,但隨後卻又想起兩人似乎沒有熟識到這種地步,因為不好意思而摀住自己的嘴,但響亮的聲音卻找已經吸引了剛剛踏入門的格雷,目光朝著露西望去。

 

「喲,露西。」本以為對方會投來疑惑甚至是有些厭惡的表情,沒想到格雷卻是在有些錯愕後隨即勾起了抹好看的笑容。

 

之後訓導處主任請艾爾莎將面前的納茲與哈比先行帶走,大概是怕待會納茲與格雷又打起架來,會讓訓導處損失慘重,他們兩人一個學期下來在訓導處破壞的東西早已經數以萬計,而露西也在同時間準備回到教室,與格雷擦身而過時,露西朝著他望去,總覺得他臉色有些憔悴,有些累的樣子。

 

 

啪!

 

行走時自然晃動的手突然被抓住,露西因而停下腳步,而走在前方的納茲感覺到後方似乎空蕩,往後一看便見到格雷正抓住露西的手腕。

 

「喂,暴露狂!你想對露西幹嘛!」

「誰是暴露狂啊!你這傢伙想打架嗎!」

 

因為納茲的叫喊,格雷鬆開了自己的手,口頭上雖然那樣向納茲挑釁,但格雷似乎沒有打架的意願,朝著訓導主任的方向走去,不再回頭。

 

 

 

 

「搞什麼,那傢伙要是欺負你,你要告訴我啊!露西!」

「恩……啊!好。」

 

對於納茲憤憤不平的話,哈比仍舊在一旁附和著,而一旁的艾爾莎則是適當的打斷他們那些無聊的幻想,最後轉變為艾爾莎的講課時間,好好的糾正納茲那種衝動的個性,而露西只是跟著他們一起前進,手裡握著一張不大的紙條,紙條上只有幾個字。

 

 

 

『舊教學大樓 美術教室』

 

 

 

 

 

因為昨天收到那張紙條的關係,露西幾乎整晚都沒有睡好,對於為什麼格雷突然找她這已經不是問題的重點,重點在於那個地點,那可是校園鬼故是最可怕的事故地點,如果說是找納茲和哈比陪同,在早上一起去那說不定還是有那麼一點點可能,但是格雷卻交代要她一個人到,這下可怎麼辦才好……

 

「乾脆不要理他了!」

 

下定決心不去抵抗自己那顆膽小的心,露西將自己今天早上的美味早點吐司三明治又咬下了一口,但在口中咀嚼了好一段時間卻覺得索然無味,自己終究還是有些擔心,儘管她和他不熟,但他那天看起來有些虛弱,還有他的拉住她時表情是那樣的請求……

 

 

 

「露西!」

「啊——!怎樣啦,納茲!嚇死我了!」

 

突然冒出的納茲一手勾住露西的肩膀,將自己的眉毛往上翹高,臉上是種懷疑的神情直盯著露西,這樣的表情看得露西有些不舒服。

 

「幹、幹嘛啦?」

「露西隱瞞了什麼!」

 

不是疑問句,而是非常直接的肯定句,露西不是個善於偽裝自己想法的人,臉上的表情很快的就冒出變化,但平常總是粗神經的納茲照理來說應該是不會發現的才對,今天怎麼特別精明?

 

「露西其實你——……」納茲刻意拉長了聲調,露西緊張的吞了吞口水。

 

 

「其實你想偷吃我便當裡面的小章魚對不對——!」

 

右手的拳頭再次飛過那櫻色的髮,落到頭皮之上,露西看著現在蹲在地上哀嚎著露西是暴力狂的納茲,有些無力自己居然對他有所期待,本來還真有些期待他發現了紙條的事情,這樣就可以名正言順的要求他和自己一起去趟美術教室,現在看來果然還是自己去一趟吧。

 

「居然不知不覺都已經中午了……」

 

無奈的看了一眼手錶,雖然格雷只向她說明要去美術教室,並沒有告訴她確切的時間,但是剛剛聽米拉在與他班上的班導師討論,格雷今天似乎也是早上來丟下書包之後就不見人影,也就是說從一大早來到學校就一直在那個地方等了嗎?

 

露西的腳步在自己沒有發覺的情況下,似乎加快了些。

 

 

 

03.

 

穿過學院在中央有些大的人造森林,向著西北方走去那是舊的教學大樓,破碎的磚瓦早已經不再維修,而禁止進入的告示牌不知道何時早已經被風刮落倒在地面上,本在謠傳中應該是荒涼陰森的地方,但走到這麼近的地方來看,陽光穿過那未修枝的樹木,葉的影子隨著風輕輕晃動,這就像是刻畫在牆壁上最生動的裝飾,總覺得……似乎不是那麼可怕的地方。

 

雖然第一次到這地方,但是謠傳似乎沒有錯,走進大門後不要上中央的大樓梯,向著右邊的小路走去,在最底的盡頭就是美術教室,不花費任何太多的餘力,露西很快的就已經站在美術教室的門口了,看著那教室上方已經有些蜘蛛網纏繞的班級牌,美術教室那幾個字總顯得令人恐懼。

 

「為什麼我一定要做這種事情啦……」雖然都已經走到這裡來了,不進去好像也不是,但露西還是忍不住低聲吶喊一下。

 

美術教室內突然傳來了些聲響,露西將身子往後方的牆壁一靠,趕緊閉上嘴,眼睛因為恐懼也跟著闔上,就在這時美術教室內有了腳步聲,露西原本害怕的心在一瞬間閃過了格雷這個人影。

 

「是……格雷嗎?」試探性的開口,那腳步聲已經來到了門邊,只要一開門往旁邊一望便能夠看見露西,但那人仍舊沒有開口,門就這樣輕輕的被拉了開來……

 

「……格、格雷?」對方久久卻都不出聲,露西本來打算睜開的眼睛,這下又閉得更加緊了,如果是格雷的話,應該早就開口回應她,也就是說在裡面的人不是格雷,但除了格雷之外,這裡不可能還會有其他人啊,除非真的是……女鬼學姐。

 

有了這個念頭露西幾乎快要腿軟,但就在露西咬牙準被閉著眼跑出這個舊大樓時,原本因為緊張而緊緊握著的右手,手腕被輕輕握住,因害怕而變得寒冷的手很容易的能夠感覺到對方手心的溫度,擁有這樣溫度的掌心,絕對不會是鬼,這點露西確定。

 

「你啊……該不會也聽了那個女鬼學姐的故事了吧!」低沉的嗓子傳入耳中,是格雷。

「你!你是……不會回答我嗎……」

 

本想大聲對著他怒吼的,但是睜開的眼睛與他對上,卻不知道為什麼顯得有些無力,再加上對方居然又掛著那種溫柔的笑容,露西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怎麼去宣洩自己的情緒,但是緊繃的心情一鬆懈下來,雙腳就真的不能夠支撐,雙腿一軟差點就跪坐在地上,不過格雷早一步摟上了她的腰,挺起她的身子。

 

「喂,你還好吧?先進去休息一下吧……」

「什麼!我不……咦?」

 

有些抗拒進入美術教室的心理在看見教室的那一瞬間全都消失,不知道是花了多少的時間,或許格雷消失了將近一個星期就是為了這間教室,本來荒廢的這裡應該是雜物四處堆放,或許還會有些昆蟲和小動物入住,但是現在踏入一看,裡頭的所有桌面都是乾淨整潔,地面上別說是雜物,就連灰塵都很少。

 

「格雷你……」

「我跟那個整天只知道從大門口翹課的笨蛋可不同喔!」

 

雖然不太懂格雷為什麼突然提到納茲,但露西注意到此刻格雷臉上的表情是那樣的自信,或許在那話之中還帶了點孩子氣的爭奪意味在裡面,但這已經事後來露西才明白的事情了。

 

將格雷擺在自己腰際上的手輕輕撥開,露西向他微笑表示自己已經不必擔心,而格雷也在這時紳士的向她說聲抱歉。輕搖頭,露西很訝異現在的美術教室變成這樣,明明在故事中是那麼的令人恐懼,仔細一看在這教室內充滿了很多花草,看來大概是格雷刻意栽種的。

 

「其實我一直想做一幅畫……」見露西逛起美術教室,細細觀察著他所栽種的植物,格雷感覺自己心中有股甜意流過,沒有跟著她的腳步,格雷笑著走向了教室後方的一個坐位,那坐位上有著許多顏料,還有一張畫布。

 

「什麼畫?」被格雷的話所吸引,露西沒有多想的就朝著他的所在位置走去,但當她走近一看時,那不過是一張空白的畫布,疑惑的抬頭,但對上的卻是格雷有些陰險的笑容。

 

壓低了身子,格雷讓自己的目光與露西平視,接著他緩緩的開口……這裡可是美術教室最左邊的窗口喔!

 

格雷——!

 

生氣的大叫著他的姓名,但後者卻笑得更加的開心,彷彿就是為了讓她呼喊他的姓名而做出這樣的惡作劇一般,更重要的是……露西感覺自己似乎有些深陷,對於這樣的笑容。

 

大概是有些惱怒自己這樣的想法,露西生氣的朝桌面一拍,怎麼知道剛好這樣打中了顏料,被擠壓而噴開的顏料就這樣沾滿了她的左手,才剛想開口抱怨今天怎麼會諸事不順,沒想到站在前方的少年卻開心的大笑了出來,整個莫名其妙。

 

「格雷你瘋了嗎?」

「……露西你知道嗎?」

 

對於露西的話格雷沒有生氣,稍微止住了他自己的笑意,格雷臉上的神情顯得認真。

 

「其實謠傳是錯誤的,並不是什麼學姐遇見了學長,更沒有後來那種誇張的死亡事件,真正的美術館教室的故事應該是這樣的……」

 

將露西的手掌翻轉,那是紅色的顏料,格雷笑著以食指沾上了些顏料,在露西還沒反應前在她臉上畫了幾筆,露西抗議著甚至捶打了他幾下,格雷這才笑著抽了幾張紙巾輕輕替她擦拭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