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n In Dream
關於部落格
*自創人物夢小說居多,然後,歡迎光臨= )
  • 64334

    累積人氣

  • 1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魔導少年同人】婚禮(夏露)




 

01.

 

拖著疲倦的身子回到自己在距離妖精尾巴有些距離所租的小屋,露西才剛剛將鑰匙自包包中取出,還沒打開門,屋子內卻先傳來了陣陣的笑聲,有些無奈的站在門口呆愣一會兒,雖然說這種情況已經發生過好幾次,但露西臉上還是忍不住的冒出了青筋。

 

「我說你們!怎麼又擅自跑進我家了啊!」推開了門,映入眼中的不出所料是熟悉的夥伴們。

 

雙手插腰,露西無奈的望著這群人,視線掃過了坐在最裡面的艾爾莎,接著是坐在另一張沙發的格雷,最後是距離自己最近的納茲與哈比,如果像往常一樣的話,露西大概就只會在那聲大吼之後認命的坐下陪大家一起聊天,但今天卻忍不住有一把火染燒了起來,而起因正是距離自己最近的納茲和哈比嘴裡居然還塞著昨天剛從超市買來存貨的餅乾。

 

「我都還沒吃過你們居然已經吃光了啊——!」嘴角勾起的笑容抽蓄了一下,露西雙手一舉接著快速朝著他們倆的頭殼敲下。

 

「好痛!」捂住了自己的頭,腫了個包的他們同時放出哀怨的眼神。

 

「明明艾爾莎和格雷也有吃啊!為什麼就只打我們兩個!」

 

對於納茲的控訴,露西很自然的就將視線放到艾爾莎的身上,但與艾爾莎對上眼後露西只是苦笑了幾下,哪個不要命的會敢去打艾爾莎的頭啊--!

 

「那格雷呢!格雷也吃了很多啊!」

 

隨著視線與格雷對上,露西臉上的表情在一瞬間似乎變得有些緊張,抿了抿嘴,有些尷尬的將眼神轉向了一旁,原本有些怒氣的神情消失無蹤,取而代之的居然是有些羞澀的表情。

 

「那個……算、算了啦!反正也是買來要請大家一起吃的……」尷尬的揮揮手,露西將手邊的包包放下,正準備走向艾爾莎一旁時,格雷卻先拉住了她的手。

 

「吶,我這裡還有一些……」用紙巾包起來的小餅乾遞向了露西,並順勢讓她坐到自己的一旁,格雷拿起了放在桌面上的紅茶,無意間注意到露西的手。

 

「你的手比我想像的還要小呢……」

「咦!這樣的話……」

「放心吧,沒問題的!」

 

對於格雷突然冒出的話露西顯得有些驚訝,似乎也有些擔憂,但前者馬上就給了一個要安心的眼神和肯定的語句,收到訊息的她也從有些焦慮轉而勾起淡淡的微笑,兩人原本有些尷尬的感覺消失蹤影,反而散發出了一種甜甜的氣氛。

 

「納茲……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愛』嗎!」看著兩位夥伴這樣有些過分親密的舉動,哈比的嘴角上揚,心情興奮的推了推納茲的肩膀,但他卻有些失神的呆望著那兩人。

 

再一次開口喚納茲的名字,而他卻像是驚醒般的回過神,臉上的表情顯得有些錯愕,錯愕的看著哈比不到幾秒,目光忍不注又朝著露西那邊望了幾眼,這樣不正常的奇怪行為讓哈比有些擔憂。

 

「哈比,你說……露西和格雷什麼時候感情這麼好了?」

「你說什麼?」

「……沒有,沒什麼。」

 

突然開口的問句因為音量過於小使得哈比沒有捕捉到,而納茲似乎也沒什麼心情再一次提問。

 

將露西和格雷的互動默默收進眼底,心情在一瞬間盪到谷底,想開口說些什麼,卻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但是悶在胸口的那種不知名的感覺,真的是讓人很不舒服……

 

「啊——!我要回去了啦——!」

 

發洩情緒一般,納茲突然的大吼聲使得所有人的目光再一瞬間聚集到了他的身上,露西疑惑的與他對上眼,正想問發生什麼事了,他卻突然一個轉身就跑了出去,丟下愕然的眾夥人。

 

「納茲他怎麼啦?」露西皺起眉頭提出疑問,但艾爾莎卻跟自己一樣皺著眉顯然也不知道答案,而剛剛在與自己對話的格雷只是聳聳肩膀,也沒說些什麼。

 

「喔喔喔喔喔——!這是愛!是愛呀——!」哈比毫無預警的就跳上了沙發上方,緊握著自己的拳頭,接著一個跳躍,並歡樂的張開翅膀在客廳飛了好幾圈,之後朝著露西家的窗口邊大吼著邊飛了出去。

 

我說他們兩個到底在發什麼神經啊……

 

看著兩名雖然平常就不怎麼正常,可是今天卻特別失常的夥伴就這樣在奇怪的大吼大叫之後離開自己的家,露西的臉上掛滿了黑線,但她不得不承認,她是有些在意……在意納茲那個時候的表情,在他站起身子那瞬間與自己對上眼,總覺得好像……很傷心?

 

 

02.

 

單手撐著酒吧的檯面,格雷今天異於往常的安靜,神情專注的望著自己手中的雜誌,偶爾還會一個人在那裡自言自語的咕噥著什麼,重點是每當有人靠近他時,他便快速的將手中的雜誌給藏起,這樣古怪的行為,怎樣都讓人很好奇。

 

自妖精尾巴外頭走進的納茲才剛剛踏入公會的門口馬上就被夥伴拉到一旁,指著坐在吧檯上的格雷,大家都挺關心他的狀況的,但才剛剛發問完,他們才發現,納茲的雙眼有著嚴重的黑眼圈,而且整個人看起來沒什麼精神,和往常的他完全不同,感覺也是異常到不行……

 

「我什麼都不知道,不要問我……」

 

無力的回答著夥伴的問題,說真的其實他們所問的問題納茲根本也沒有聽進去,隨便的敷衍一番下便朝著吧檯走去,朝著距離自己最近的座位沒多加思考的就坐上去,接著啪一聲的就將自己的頭貼上了吧檯,昨晚的他根本沒有睡好。

 

「怎麼了嗎?」妖精尾巴的門又再一次的被推開,這一次走進門來的是露西與艾爾莎,兩人本還在談論著什麼話題般,似乎聊的很開心,但一踏入門後便看見兩位伙伴在吧檯上和平常不同的舉動。

 

「露西!」

 

一聽見門邊傳來熟悉的聲音,原本還不太正常的納茲與格雷居然在同一時間回過了頭,並叫喚了她的名字,這樣的默契難得的讓人覺得有些可怕,而被點名的露西只能尷尬的笑了笑。

 

格雷首先站起身子,正打算走向露西只見納茲突然就撲了上來,還沒來得及反應的他就這樣被撲倒在地板,有些錯愕的看著納茲,本來以為他是像往常一樣跟自己來個比試之類的,但從小一起生長到大的格雷很快就注意到他有些異常。

 

「喂!你搞什麼啊?」

「不知道,我不知道啦——!」

 

爬起了身子,納茲似乎對於自己的舉動也很錯愕,抓著自己的頭髮,剛剛那瞬間他只覺得自己的心情很暴躁,當自己回過神的時候早就已經衝撞上格雷了……

 

「你們在幹麻啊?」一把拉開了納茲,艾爾莎顯得有些生氣,妖精尾巴的大家都是一家人,應當好好相處才對,怎麼會像這樣打成一團呢!

 

「還好吧?」對於納茲和格雷之間的衝突露西算是已經見怪不怪了,因為納茲已經被艾爾莎拉起,因此她便轉而扶起倒在地上的格雷,而這樣的動作在納茲的眼中顯得特別刺眼。

 

站起身子,格雷輕輕的搖搖手以表達自己沒事,有些擔心的看向納茲,納茲的手緊緊的握著,而且因為用力過度還可以看見他的手輕輕的抖動著,極度的再忍耐著什麼一般,這樣的行為和以往有什麼話就直說的他實在是不同,一定發生了什麼事。

 

「納茲,你還好嗎?」露西也同樣注意到了納茲的不對勁,伸手正準備拍拍他的肩膀關心時,沒想到納茲卻閃了開來,露西的手錯愕的停留在空中,但沒想到夏也是一臉錯愕的望著自己。

 

「納茲你……」

「露西,快來不及了,他的事情我來處理,你和格雷先走吧!」

 

對於納茲的迴避讓露西有些不高興,身為夥伴雖然沒有非常久,但是也有了一段日子,難不成自己還不能夠得到他的信任為他分擔些什麼心事嗎!本想繼續追問下去,但艾爾莎突然擋在面前,提醒了她時間上已經有些急促。

 

「我知道了……那我們先走了!」

 

看著露西和格雷一同離開了妖精尾巴,納茲臉上的表情不太愉悅,但是在這表情之中還夾雜了幾分愧疚,對於自己居然隨意的向格雷出手,還有明知道露西是關心自己卻那樣過分的回絕,但這一切他自己實在不懂是為什麼……

 

「他們……要去哪?」稍為冷靜了下來,納茲悶悶的發問。

「你不知道嗎……婚禮啊!」

 

「……婚禮——?」

 

03.

 

服務生替露西將婚紗背後的拉鍊給拉上,這套婚紗是設計師特意為露西所設計,設計上特意露出露西納對細長的漂亮雙腿,而裙襬部份也刻意弄得有些蓬鬆,和以往市面上可以看見的婚紗不大相同,成熟之中又帶了幾分俏麗,就如同露西給人的感覺一般,而大V型開口的胸前設計更是露出了露西的好身材,而在中央有著一朵漂亮的白色花朵,使婚紗整體看來大方又不失優雅。

 

準備完成的露西有些呆愣的望著鏡中的自己,和以往的自己不大相同,化妝師替自己上了點淡妝,平時的自己要是被打扮的如此漂亮一定會笑的非常開心,可是今天自己的心頭卻一直掛念著方才在公會裡的事,到底怎麼了,納茲……

 

「時間差不多了,露西小姐!」一旁的服務生見露西有些失神,拍了拍她的肩膀。

 

點頭示意明白,露西拉起了裙襬緩緩的走出了休息室,而這時正好與同樣裝扮好的格雷碰上了面,與以往的服飾不同,深黑色的燕尾服穿在格雷的身上意外的非常適合,但他本人似乎有些不習慣,臉上的眉頭緊緊鎖著。

 

格雷不自在的拉了拉西裝外套,總覺得怎麼看怎麼怪,最後索性也不想在管它,抬頭注意到了露西的禮服,雖然穿在她身上很適合,但總覺得少了些什麼,右手握拳蓋上了左手手掌,一陣漂亮藍色光芒在一瞬間射向了四周,在露西還有一旁的人都搞不清楚狀況的同時,一條精緻的水晶項鍊出現在他的手中。

 

「那本雜誌裡的戒指、項鍊我都看過了,但樣式我都不太喜歡,所以最後我還是自己照自己的想法做了……第一次做女生的項鍊,還可以嗎?」

 

由許多的小水晶串成鏈,而在中央的是一顆特別大的水晶,露西很快便注意到那顆大水晶之中還藏了些什麼,那是妖精尾巴勳章的雕刻……

 

「很漂亮,格雷你挺有天份的嘛!」

 

本來有些緊張的氣氛因為這勳章變得正常,兩人笑了笑的一同走向會場,會場早已佈置完成,紅色的玫瑰花點綴著拉滿白紗的會場,有些擔心穿著高跟鞋的露西在走樓梯時會絆倒,格雷主動伸出了手緩緩的帶她走下樓梯。

 

「真是,我們都準備好了,那些人怎麼還沒到啊……」

「啊——!我不同意!不同意啊——!」

 

格雷的話才剛剛說完,沒想到一陣大吼聲馬上就插入,露西和格雷一同看向了聲音的來源,在遠處有一陣巨大的沙塵正不斷的捲起,而且看那方向正是往婚禮宴場這裡衝過來。

 

「那聲音是納茲吧?」

「我想應該是……哇啊!」

 

那陣暴風比預期的還要快衝向會場,在到達會場門邊的同時,居然來個大跳躍,人影飛過了天直接落在露西的面前,雖然不出所料的是有著一頭櫻色頭髮的納茲,但就在下一秒下居然直接撲上了露西,突如其來的動作讓露西驚嚇的往後退了一步,但摟過腰的手卻用力一縮,無法逃脫的露西就只能站在原地被緊緊抱著。

 

已經傻在原地的露西根本無法開口問些什麼,倒是在一旁的格雷開了口「納茲我說你……」

 

「這是愛啊!是LOVELOVE啊——!」或許因為納茲的速度太快,過了幾秒才跟上的哈比大口的喘氣著,但嘴中仍然不忘喊著他最近的新發現,像是為了慶賀般張開自己的雙翅,開心在四周飛來飛去,心情異常的極度興奮。

 

「什麼愛啊!哈比你不要亂……喂!納茲——?」被哈比的話拉回了思緒,露西下意識的反煞,並沒有注意到自己的臉頰上早已經爬滿了紅暈,使力拉開了抱著自己的納茲,這才發現納茲的臉也紅的像蘋果一般,而腦袋上甚至已經在冒煙,嘴裡還唸著什麼我搞不懂,感覺腦袋已經燒壞一半了……

 

「露西,我們來幫忙了!」突然自一旁冒了出來,艾爾莎一身紅色禮服,手中甚至還握著捧花,露西還搞不清楚狀況,只見旁邊還跟了妖精尾巴的許多夥伴,所以現在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

 

「沒想到我可以見證妖精尾巴的可愛孩子們結合!這、這實在令我太感動了!」團長單手捂著自己的雙眼,淚水向是水柱一般停也停不下來。

 

「嗚哇,我們的露西,我們的露西要嫁人了啊!」突然湧上一堆的夥伴,之中還不知道聽見誰這樣喊出聲來讓露西當下就僵住。

 

「什麼!什麼嫁人!我什麼時候要嫁人了啊!」

 

這下也不管面前的納茲怎麼一回事,露西一把就將他推給同樣站在一旁的格雷大吼著澄清,這讓原本鬧成一團亂的所有妖精尾巴成員都安靜了下來。

 

「怎麼?露西你不是要嫁給格雷嗎?要逃婚?」艾爾莎首先打破沉默,提出疑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