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n In Dream

關於部落格
*自創人物夢小說居多,然後,歡迎光臨= )
  • 63763

    累積人氣

  • 1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家教同人】戀琴(獄創)-2

 


 

01.

 

大概是對於目前的情況有些驚訝過頭,獄寺就這樣盯著那張邀請卡卻沒有任何的動作,然而這樣的情況似乎是在亞橙的預料之內,她淺淺一笑,主動的將卡片遞向獄寺,而後者也在回頭得到後方首領同意後接過那張邀請卡,睜大了眼,獄寺仔細的觀察著,但不論是字跡又或者是上方的印記都是貨真價實的,感覺上並不是偽照品,皺起眉頭獄寺疑惑的望向阿綱。

 

「啊,難不成……」

 

接收到獄寺的訊息,阿綱的腦袋快速運轉起來,忽然間臉上的表情一個轉變,成了有些無奈的苦笑,而就在獄寺對於那樣表情的改變感到疑惑時,里包恩忽然從人群中走了出來,帶著常見的笑容,里包恩將總是戴在頭上的黑帽輕輕取下,向著亞橙行了個禮。

 

「非常感謝您的到來。」

「不會,我才是非常感謝彭哥列的邀請。」

 

訝異著里包恩如此莊重的行禮,獄寺錯愕的表情一瞬間閃過,一方面是對於里包恩的行為,另一方面則是對於自己居然向如此重要的客人做出懷疑這樣無禮的舉動,然而雖然只是幾秒之間,帶著笑容與里包恩握上手的亞橙並沒有看漏,臉蛋上的笑容似乎加深了些。

 

「那麼,非常抱歉對各位開了這樣的小玩笑……尤其是首領!」鬆開了手,亞橙將視線轉向眾人,輕輕的挽起有些過長的白禮服,九十度鞠躬。

 

「啊,沒關係!很抱歉我們也有些反應過度……」自後方跨步來到亞橙面前,阿綱扶起了亞橙,她大概就是里包恩所謂的禮物了吧,阿綱無奈的望向里包恩,而里包恩淺淺一笑,輕拍了拍手,讓所有人的注意力集中到了他的身上。

 

「好啦!那麼大家繼續派對吧!蠢綱你過來一下!」開口打散了人群,也消散了大家剛才緊繃的心情,但對於里包恩叫住阿綱這樣的舉動還是讓在場的某些人有些在意。

 

與里包恩以及亞橙聚集到一旁的沙發上,雖然有些緊張但阿綱並沒有表現出來,不過亞橙卻像是明白他心情似的,輕拍了拍他的肩膀,給了他一個微笑……緊張的心情不自主的卸下了一大半。

 

「重新向您自我介紹一次,我是亞橙,職業是……黑鴉。

 

白色的長條沙發上,亞橙坐在與里包恩和阿綱相對的位置,撥了撥她深咖啡色的長髮,她像是說著什麼家常的話題一般,吐出了這些話來,而阿綱本來鬆下來的心情在聽見最後的關鍵字時,明顯的又升起了緊張感,阿綱輕輕的皺著眉頭,視線轉向了坐在自己一旁的里包恩。

 

黑鴉就如同字面上的意思,所代表的是黑色的烏鴉,在東方的傳說中,看見烏鴉或是聽見烏鴉的叫聲所代表的都是不吉利,甚至有帶來死亡的說法,而黑鴉這個名詞,在義大利的黑手黨之中是一個特殊的用詞,所代表的是一種職業,一種總是會帶來無法估計的大量不幸與死亡的職業,甚至好比死神一般……那也就是情報販子,情報販子所分的級別有五種,而黑鴉是當中的最高級別,也可以說是……世界級的情報販子。

 

「如果真的這麼好奇,可以一起坐過來,我不介意喔!」就在阿綱恍惚之間,亞橙忽然的開口,笑著將視線擺到了阿綱後方的柱子,站在柱子後方的總共有四個人,這可是再怎麼樣也藏不了的人群啊,阿綱無奈的吐槽,雖然亞橙開口這樣的說,但阿綱仍舊詢問了里包恩的意見,畢竟他其實也不太明白現在的情況。

 

「既然對方都這麼大方了,就請他們也過來吧!」聳聳肩,里包恩不怎麼在意的端起在桌上的黑咖啡,阿綱帶著些微的苦笑,以眼神示意後方的人群可以靠近,卻也在同時對於同伴的關心感到暖意,而亞橙默默的將這畫面收進眼底。

 

「不、不好意思,但我們真的可以一起聽嗎……」坐在亞橙的一旁,開口的是坐在左邊留著俐落短髮的少女。

 

「是呀,這樣會不會打擾……」右方所坐著的則是一位有著一頭漂亮橘子色長髮少女。

 

「可以啊,不好意思讓你們擔心了喔,果然剛才的玩笑開太大了!」帶著歉意的道歉,亞橙吐了吐舌頭,這樣的小動作不知怎麼的讓兩人緊繃的心情放鬆了下來。

 

「不、不會……你好,我是京子,旁邊那位是小春。」基於禮貌,京子先做了個簡單的自我介紹。

 

「京子、小春你們好,我是亞橙!」雖然已經說明過,但亞橙仍舊很有耐心的給予回應,回答完了問題,亞橙很自然的將視線放向剛才也是一同躲在後方的兩名男子身上,分別站在阿綱一旁以及後方的是有著一頭黑髮與銀髮的男子。

 

「你好啊,我是山本武!後面這個傢伙是獄寺!」帶著很陽光的笑容,山本也做了個簡單的自我介紹,雖然不明顯而且有些刻意的隱藏,但亞橙可以感覺到山本武有些雀躍的看著自己。

 

「你們好,另外……剛才踢你一腳的人不是我喔!」看穿了山本的心思,亞橙笑著回答了他並沒有提出的問題,這點讓山本臉上的表情轉為驚訝。

 

「好厲害,你怎麼知道我在想什麼啊?」

「沒什麼,只是剛好猜中的而已。」對於誇獎亞橙只是客氣的回應,接著以手指輕輕的指向坐在阿綱一旁的里包恩,暗示著剛才踢開他的元凶,大概是為了不讓好戲這麼快的就結束,因此才會出手制止……

 

「咦!原來是小嬰兒啊,速度好快!我根本沒注意到呢!果然……」

「夠了,不要在閒聊下去了棒球笨蛋!第十代首領不是要談事情嗎!」

 

本打算繼續接下去話題的山本話才說到一半被後方的獄寺給打住,一不小心偏移掉的話題總算是被拉了回來,里包恩將不知何時取出的文件遞給了坐在對面的亞橙。

 

「我們彭哥列想要僱用你!」

「咦--?」

 

此話一出,被提出要求的人並沒有任何太大的反應,反倒是在一旁的夥伴發出了震驚的疑惑聲,就連同身為首領的阿綱也是。

 

「太危險了,不行!」第一時間內獄寺提出了反駁,情報販子也可以說是間諜,既然間諜可以這樣輕易的出賣敵方的資訊,理所當然的也能夠輕易的出賣我方的資料,輕易的背叛,重點是對方還是黑鴉等級的情報販子,這樣的風險對彭哥列來說實在太大了。

 

「……不是有六道骸?」雖然這樣開口對亞橙有些不好意思,但阿綱還是向里包恩提出了疑問。

 

六道骸雖然總是忽然出現又忽然消失,感覺上也不太像是站在彭哥列這邊,但是在緊要關頭的時候他所給予的情報也往往可以使彭哥列化險為夷,就戰鬥力而言他也可以說是守護者當中數一數二的,應當沒有必要再外聘情報販子才是,況且還是黑鴉這樣的級別。

 

「因為我所販賣的情報比較特別啊!」開口打斷了所有人的疑惑,對於突然聚集過來的所有目光,亞橙並沒有表現的不自然,俐落的在文件上簽下了名字,沒有將文件遞還給里包恩,轉而是交給了阿綱。

 

「我已經簽名了,不過到底要不要雇用我在於你,如果不想雇用的話,你現在就可以把那份文件燒掉,我並不會生氣的!」

 

這樣的話不管用怎麼樣的口氣都很容易使人誤會,感覺上就算沒有生氣似乎還是有些不悅,況且已經簽上名怎麼樣都有種強迫的意味在,但奇怪的是……亞橙開口說出這樣的話卻完全沒有給人這樣的感覺,只是很單純的,很單純的向著阿綱表達好意般。

 

「這……」突然之間所有的決定落到了自己的身上,雖然自從成為首領後經常有這樣的事情,但這還是讓阿綱有些不知所措的拿著那份文件,呆愣了好一會。

 

「那麼,麻煩你了……」

 

嘴角泛起了溫和的笑容,阿綱相信里包恩所做的決定,聽見回應的亞橙輕輕的點頭表達回應,在兩人的眼眸對上時,阿綱第一時間感覺有什麼奇特的感覺流過了心頭,但就在下一秒京子和小春勾起亞橙的手邀請她一起享用蛋糕時,那種感覺瞬間被沖刷掉了……

 

02.

 

雖然對於黑鴉抱持著不信任,但是獄寺仍舊尊重首領的決定因此並沒有再開口說些什麼,只是有些悶悶的將幾杯酒灌入,雖然酒精濃度並不高,但是突然大量的酒液灌入空腹的胃中時還是很容易造成胃痛,這點是他不小心忽略掉的……

 

「怎麼了準人?我不是帶著護目鏡?」發現獄寺一手壓在自己的肚子前,卻仍舊裝做沒事的樣子,站在一旁的碧洋琪投來了關心的眼神。

 

「大概是胃痛吧……看他好像喝了很多酒呢!」突然碰出的身影替獄寺回答了問題,亞橙向著碧洋琪輕輕笑著,眼神中暗示著什麼,而碧洋琪在收到訊息後捧起了餐桌上的一道菜餚便走向了一邊,留下兩人。

 

「告訴你,我是沒那麼容易相信你的……」獄寺的聲音不大,但足夠傳入她的耳裡,亞橙臉上不自主的又勾起笑容,但這樣的表情卻讓獄寺有些排斥,總是用笑臉來面對一切的人,感覺上就是無時無刻都在掩飾著什麼似的。

 

「這樣很好,不管是什麼都不能夠輕易的去相信……」亞橙自餐桌上拿起了一塊黑森林蛋糕,而獄寺則因為她這樣平靜的回答反而陷入了些微的混亂,將身子依向了後方的柱子,胃的絞痛讓他的腦袋更加無法冷靜,這女人到底在做什麼,她不是應該全力的搏取性任才對嗎,還是故意裝做不在乎也是她的計畫之一……

 

轉身便看見獄寺陷入沉思的樣子,一手用力壓著肚子,而眉頭則是緊緊的皺著,這畫面讓亞橙覺得有些好笑,以左手端著蛋糕,亞橙毫無預警的就將臉湊近了獄寺。

 

「你這女人幹什……」

 

本來在蛋糕上的草莓塞進了獄寺的嘴裡,這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臉上的表情全寫著驚訝,毒藥?這是獄寺本能性的第一個反應,但這樣的想法卻在與她那對橙色的眼眸對上時瓦解掉,那是一種很難以形容的感覺,那種乾淨的橙色他看過並且熟悉,那是與第十代首領相同的神情……帶著一種平靜、一種暖意,但卻又有著不同,總覺得似乎還參雜著些什麼……

 

「里包恩說我的房間在你的對面呢……」對於獄寺這樣的注視著自己的眼睛,亞橙悄悄的轉開,站到他的一旁,亞橙突然發現獄寺高出了比她一顆頭還要多的距離……本來就不高的自己似乎顯得更加嬌小了……

 

「啊?」忽然跳脫話題讓獄寺愣了一下,但並沒有再表達什麼意見,如果敵方在自己能夠監視的範圍內也是好的,這麼一來最少他能夠在第一時間反應,並給予彭哥列情報,或許里包恩先生也是故意這樣安排的吧……

 

「其實你的警戒心還是太低了。」

「你說什麼?奇怪……」

 

亞橙冒出的話讓獄寺有些不高興,像是被否定一般,正生氣的將身體轉向她時,眼前卻突然有些模糊,四肢的力氣也像是被抽乾似的,用力的眨了眼一次,稍微看清楚些,但映入他眼中的是亞橙竊笑的表情……可惡,這女人已經開始行動了嗎……

 

 

03.

 

踩著輕盈的腳步,亞橙那身有些過長的白色禮服並不阻礙她的前進,她的心情是愉悅的,嘴角掛著淡淡不容易發現的笑容,而走在她前方的是扶著已經暈過去的獄寺而顯得有些吃力的阿綱,雖然阿綱一個人扶住他是沒什麼問題,但重點是還要一邊行走就挺困難的了……

 

「我來幫你吧……」加快腳步,亞橙繞到了阿綱的另一方,與阿綱一起撐起了獄寺的身子。

 

「啊……謝謝你……」感覺到所需要支付的力量減半了些,阿剛趕緊道謝,而亞橙只是對他微微的一笑,一種難以言喻的感覺突然自阿綱的內心中冒出來,並不是為沒人再說話的這種氣氛找話題,因為並不顯得尷尬,而是一種直覺,總覺得……自己似乎應該說些什麼才對,但……該說什麼?

 

「那個……獄寺的事情謝謝你喔……」思考了許久阿綱仍舊不懂那種直覺究竟想讓自己說出些什麼,最後轉了個話題,獄寺在前些日子為了彭哥列與歐洲其他國家黑手黨的和平協議忙了許久,那些日子似乎都沒有好好睡覺,本來今天的宴會阿綱是希望他可以好好休息,並不一定要參加的,但他挺起了身子依然到場了……

 

「安眠藥是里包恩提供的,就謝謝他吧,我只是讓他吞下去而已。」

 

獄寺的房間在不知不覺中已經到達,亞橙鬆開了手,好讓阿綱將他擱置到床上,替他蓋上棉被後兩人便默默的走出房間,結束了任務,但那種奇異的感覺並沒有從阿綱的心中消失,反到有一種加重的感覺,一種非得要說出來的感覺,但……他真的摸不著頭緒自己應該說些什麼話。

 

「對首領來說,不……對阿綱你來說……」亞橙站在自己的房門前,本打算進去休息的她突然止住了動作,緩緩的轉身,亞橙的雙眸直盯著準備離開的阿綱。

 

「彭哥列到底是什麼……」

 

出乎意料的問題阿綱並沒有思考太久,這樣的問題在他接任了首領著個位置時就很清楚的知道答案了……

 

「大家,彭哥列對我來說就是與大家的一種羈絆,一種我想永遠守護的羈絆……」

 

像是散發著溫暖的陽光一般,對於這樣的答案亞橙感覺到自己的心有一股暖意流過,但在看見阿綱那溫暖的笑容時,腦子中似乎將什麼過去的影像重疊在一起……心頭絞痛了一下。

 

「這樣啊,我明白了……」對著阿綱點頭,亞橙默默的將門給帶上。

 

阻隔起來的空間,亞橙依著門跪坐在地板上,呆望著自己的新房間,她本該感到興奮的,但內心的那股感受卻無法解除,心頭的絞痛雖然早已經消失,但是取而代之的是一種隱隱的作痛,一種沉沉的痛……

 

起身,亞橙走向了白色的床鋪,一個倒下,她將自己的身子沒入了柔軟的被單中,睡意很快的就開始侵蝕自己的意識,原本運轉著的腦袋也開始漸漸的停止動作,最後亞橙像是在說夢話般的留下最後一句話便進入了夢鄉……

 

「這樣……是無法守護住任何人的呀。」

 

 

TBC.

 

 

 

 

 

 

 

 

 

後記ˇ


結果我第一章跟第二章的字數差了快兩倍XD
這樣看來我大概不會固定字數了,就看靈感大人怎麼將靈了(笑

 

 

 

這一章其實就只是想寫確定亞澄加入彭哥列還有她的職業,
結果就扯出這麼多了XDD

 

 
 

總之,感謝看到這裡的各位ˇ歡迎給予意見

ˇ

ˇ

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