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n In Dream

關於部落格
*自創人物夢小說居多,然後,歡迎光臨= )
  • 6351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家教同人】-雨(骸髑)

 



01.

 

在義大利眾多的黑手黨之中,彭哥列可以說是歷經了好幾個世代,仍舊屹立不搖的數一數二黑手黨,但是,在他們那十幾坪大的會議室當中並卻完全沒有多餘的擺設,除了必要的桌子與椅子外,在這空間中並沒有其他的東西,就連擺放在窗口邊的裝飾花瓶也在不知不覺中被省略掉,然而這一切並非因為彭哥列的裝潢走簡樸風格,而是因為……

 

「這個月又透支了……」

 

開口的男子有著一頭褐色的髮絲,怎麼看都不像是西方人樣貌的他,卻確確實實的是現任彭哥列的第十代首領--澤田綱吉。

 

將手中有一公分厚的資料緩緩放到桌面上,站在會議室前方的阿綱的臉上並沒有出現無奈的神情,他只是默默的用那一對橙色的雙眸直盯著文件,總是掛在臉上的溫暖消失殆盡,空氣彷彿結了霜,有著令人不適的寒意……

 

同在辦公室內的守護者們雖然總是不怎麼守規矩,就連開會時也時常會亂哄哄的打成一團,到底有想要認真開會的大概也只剩下阿綱,可是他卻也未曾這樣過,這種醞釀在空氣之中的詭異氣氛,這下守護者們誰也不用過問,都非常的清楚,阿綱這一次可是真的……

 

生氣了。

 

 

「我說過吧,要是在這樣繼續下去,彭哥列可是會被你們弄到破……」

「哇哈哈哈哈!藍波大人來啦--!」

 

不知道什麼時後突然掉換過來的十年前藍波,就這樣不合時宜的冒出爆炸性笑聲,意外的打斷了阿綱的話,所有人的注意力在一瞬間全部轉移到了躍上桌面有著一頭蓬鬆黑髮的小男孩。

 

到底是會被零地點直接冷凍,或者是被X-Burner烤成灰炭,還是直接用手捏爆,或只是……放過他一馬呢?這是當下所有人在同一時間內腦子快速閃過的一致想法。

 

阿綱無語的盯著桌面上的嬌小身子,男孩似乎完全沒有察覺到詭異的氣氛,只是四處張望的找些什麼,最後將視線放到了阿綱的身上,稚氣的臉蛋上掛足了笑容,一把就朝著阿綱撲去。

 

「喂--!阿綱!我想吃糖--!」

 

爬上了阿綱的肩膀,藍波完全沒有注意到阿綱和往常有些不同,開心的掛在他的肩膀上,藍波又要了一次糖,而守護者們則是默默的一致盯著那個不要命的沒神經小鬼。

 

深深的吸一口氣,接著吐氣,阿綱原本的怒意其實早已經在藍波出現打斷那氣氛時,就已經消失一大半了,他實在深深的覺得自己不是當首領的料……

 

「藍波你不要鬧了,我正在開會!」

 

一手將藍波拎起放到了地面上,阿綱雖然口頭上是那樣說的,但卻還是一邊從口袋拿出了糖果,並遞到他的懷中,守護者們盯著這幕,本來僵硬的氣氛看來已經瓦解了。

 

「蠢綱,我不要這種糖果!」盯著懷中的棒棒糖,藍波不悅的退貨。

 

「你這隻蠢牛!誰准你這樣跟的十代首領講話的啊!」獄寺冷不防的站了起來,生氣的點燃手指上戒指的火焰。

 

快速的壓住了獄寺的肩,山本苦笑著「嘛,獄寺你冷靜點啦!」

 

「極限的燃燒吧--!」

「愚蠢的草食動物。」

 

了平快速的自座位上站了起來,莫名的對著天花板開心的大叫著,而坐位在最一旁的雲雀則是在丟下評語後,不顧會議才進行到一半,就這樣大刺刺的離開了辦公室。

 

見獄寺和山本各自都拔出武器,而變回原樣的藍波則是不知為何剛好跑到他們中間,正遭受無辜的波擊,了平更是興致高昂的自己跳進去加入戰局,這群人就這樣扭打成一團,看著最後會議又演變成以往的樣子,阿綱無奈的坐下,這下會議又別想要開了……

 

突然間,阿綱發現今天的混亂好像沒有往常那麼嚴重,細數名單後,他才忽然的想起,今天六道骸在一大早就被里包恩借去出任務了,也因為這樣今天會議室裡才會少了一場雲霧大戰而顯得比較平靜,雖然也平靜不到哪去啦……

 

望向霧之守護者的座位,就算六道骸不在,庫洛姆依舊乖乖的出席會議,只是原本就不太活潑的她,今天似乎比往常更加沉默,就連往常會仔細做筆記的這個動作,大概都在她無意識之間停止了。

 

「庫洛姆,你還好嗎?」

 

拍了拍庫洛姆的肩膀,阿綱注意到那紫色瞳孔一瞬間的放大又縮小,她有些愕然的看著自己,看來已經失神相當久了呢……

 

「對、對不起BOSS!我、我……」慌張的想要解釋些什麼,但支嗚了老半天庫洛姆卻吐不出個好理由來。

 

「沒事的,那個……會議大概沒辦法繼續了,庫洛姆你……庫洛姆?」安撫了庫洛姆的情緒,但話才剛剛說到一半庫洛姆卻又失了神,面對這樣的她,阿綱淺淺的一笑。

 

「你先回去休息吧!」

「是、是!」

 

 

看著庫洛姆恭敬的對著自己敬禮接著轉身離去的身影,阿綱的表情有些苦澀……

 

一旁的兩個位子上,今天卻有其中一者沒有出席,少了一個人的會議室並不會感到空曠,但在兩個位置之中少了那麼的其中一個,那是多麼的……寂寞。

 

 

02.

 

鐵灰色的天空無止盡的向義大利另一端延伸,烏黑的雲偶爾傳來雷聲卻遲遲未落下雨水,推開木製的窗,一股凝重的雨水味自外頭瀰漫了進來,夾雜著濕冷的風並帶著些微的刺骨吹入。

 

紫羅蘭色的瞳孔凝望著遠方,等待著什麼般的專注。

 

 

「你這笨女人!冷死了!」

 

突然的傳來怒吼,緊接著手刀由上自下用力的敲上庫洛姆的頭,因疼痛而拉回思緒的她摀著自己的頭,還來不及說上些什麼那窗已被來者粗暴的關上。

 

「犬,很痛……」

「哼!我當然知道會痛啊!笨女人!」

 

不悅的將雙手環胸,犬的腦子轉得再快還是無法找出個好理由來解釋,這種冷的要命的天氣庫洛姆到底為了什麼目的而要打開窗戶,想了個老半天,理由大概也只有一個……她笨。

 

「犬,會生氣的……」本在一旁默默看書的千種將頭微微抬起,像是在自言自語又像是在對犬說話的念著。

 

「誰?這女人?這笨女人生氣又怎樣!」像是為了證明自己所說的話,一個回頭,犬伸手朝著庫洛姆的臉頰用力的捏了一下。

 

庫洛姆輕皺著眉頭,雖然沒有生氣,但是臉頰這樣被捏著實在是有點痛,輕拍著犬的手要他放開,但犬卻像賭氣一般,不但沒有放放開手,反而又將左手伸起,朝著庫洛姆的左臉頰又用力的一拉。

 

「犬!」千種的聲音自後頭傳來,明顯的加重了力道。

 

「幹嘛啦!」鬆開了雙手,犬不悅的回頭瞪向千種,只見千種好像嘆了一口氣,接著默默的將書本闔上。

 

「會生氣的。」雖然和以往的表情看似相同,但千種卻散發著一種嚴肅的氣息,然而粗神經的犬並沒有意會到這點。

 

「生氣就生氣,這笨女人生氣最好會有什麼殺傷力啦……喂!」

 

不懂千種到底在顧慮些什麼,犬隨口回嘴並一邊將視線移回到庫洛姆身上,但這才發現庫洛姆直盯著窗外看,開口叫了叫她,卻絲毫沒有回應。

 

「我說你這……哇啊--!」正低身準備拍拍庫洛姆的肩膀,誰知到她卻突然的站起身子,幸好犬下意識的先將身體向後退,不然她那顆頭大概會直接撞上他的下巴。

 

「幹嘛突然站起來啊--!喂!我再跟你說話耶--!喂!」

 

完全無視於犬在後頭大叫,庫洛姆站起身後急忙的衝出門外,留下了傻眼的犬和又將書本打開的千種。

 

「她……不會真的生氣了吧?」這是第一次,庫洛姆完全無視於他的話。

 

「誰知道。」丟下不負責任的回答,千種放任犬蹲在地上大叫著怎麼辦,將放在一旁的隨身聽打開,順勢將耳機塞入耳朵中。

 

03.

 

天空醞釀了許久的雨水終於再也忍受不住等待而宣洩,有著一頭靛色長髮的男子對於這場雨並沒有多大的意外,撐起了出門前準備的傘,原本他輕快的腳步因雨水而有些沉重,這點讓男子不太高興。

 

握著傘的左手輕輕轉著傘柄,滴落在傘上方的雨水漂亮的在四周散開來,深深吸了一口氣,肺部瞬時灌入一股夾雜著雨水味道的空氣,感覺上像是洗滌了這壞心情,男子的嘴角輕輕上揚。

 

啪噠啪噠--!

 

男子的腳步在要到達前方的十字路口前停了下來,在他臉上的笑容似乎更加深刻,右手食指輕點著節拍,與這片天空雨的節奏合而為一。

 

啪噠啪噠--。

 

自右邊的街巷衝出的紫色身影快速的一個左轉,來不及反應就已經撞上了一堵人牆,順利的接住她,男子不意外她撞入他的懷中,雖然那嬌小的人影似乎是挺意外的……

 

「哇啊,對不起!咦?骸、骸大人--!」抬起了頭,她紫色的瞳孔對上了那熟悉的異色瞳孔。

 

骸帶著笑意的望向庫洛姆,但在注意到她身上被雨淋濕的衣服時,他不免有些生氣,本想開口說些什麼來責備,但她那眼神中散發的喜悅卻讓他將話哽在喉嚨,轉了個問題,他問了個早知道答案的問題。

 

「クフフ……我親愛的庫洛姆怎麼會在這呢?」

「我……我是來接骸大人的。」

 

像做錯事的小孩一般,庫洛姆口中的字句越說越小聲,最後根本就是含糊帶過,但早已經習慣她說話模式的他並未遺漏任何一個字。

 

「這樣啊,クフフ……」伸出了右手,將庫洛姆的身子朝自己摟了過來,不出所料的她臉上瞬間爬滿紅暈,不好意思的掙扎著。

 

「不可以躲喔,庫洛姆沒帶傘,不是嗎?」像是找到了很好的藉口,骸現在的心情非常愉悅。

「可、可是……」

 

笑著將傘遞給了庫洛姆,疑惑接過傘的她必須將手伸高並墊起腳尖才勉強足以不打到骸的頭,見庫洛姆墊高腳尖,骸笑著將身子往下低了些好方便她撐傘,在她投來疑惑眼神的同時,骸只是默默的將身上的黑色外套給取下,正準備披上她肩膀時沒想到她居然退後些,表示拒絕。

 

「クフフ,庫洛姆會感冒的喔,要我來照顧你?」

 

語氣有些上揚,像是不屑一般,但其實庫洛姆要是真的生病了,他絕對會樂意照顧她,可她本來的身子就不怎麼好,他還是希望她可以健康些……就是明白庫洛姆要是堅持起來也是固執的可以,骸抓準了她不喜歡麻煩別人的個性,這樣開口。

 

「要是感冒我會自己照顧自己,但是絕對不能讓骸大人感冒。」

 

骸有些訝異的看著那和自己有著相同髮型的少女,而她卻像是在對自己宣誓一般,完全沒有注意到自己已經將想法脫口而出……總覺得心頭有些暖意。

 

「原來,我感冒了的話,庫洛姆不願意照顧我啊……所以才不能讓我感冒……」

「不是這樣的!咦……」

 

庫洛姆一對上骸的表情,發現後者居然帶著笑意時才驚覺自己被骸擺了一道,而骸趁著空隙一把將外套批上了庫洛姆的肩,還沒等到她反應,他也已經順手將雨傘給取了回來。

 

「クフフ,庫洛姆要是繼續跟我辯論下去,就算有雨傘,我們倆可能還是會感冒喔……」

 

見骸沒有退讓的地步,庫洛姆乖乖的將外套給穿上,總覺得外套過於暖活使她整個臉蛋也像著了火似的熱,而骸看著她有些笨拙的將外套給穿起,過長的袖子必須捲起好幾折才能夠勉強伸出她的手指,帶些玩味的氣息,他牽起她那小巧的手,笑著將她那紅通的臉蛋收進眼底。

 

「走吧,回家!」

 

04.

 

剛剛步入自己的家,沒想到犬就突然的撲過來,這點讓骸跟庫洛姆都有些嚇到,幸好犬基於本性的反應即時煞車了下來,他可不敢想像自己撲倒骸大人會怎麼樣,更不敢想像在骸大人面牆撲倒庫洛姆自己又會發生什麼事……

 

「クフフ……犬,你在幹嘛?」

 

掛起了微笑,骸注意到犬若有似無的一直將注意力放在庫洛姆身上,本來握著庫洛姆的手稍微加重了力道。

 

「我、我……」犬盯著庫洛姆那紅到不行的臉頰心想完蛋了,難道他捏她臉頰的力道真的有麼大?

 

「我什麼呢?」骸的聲音很輕柔,但大概唯獨庫洛姆之外的人都可以清楚感覺到嚴重的殺氣。

 

而感受到骸加重力道的庫洛姆則是有些不知所措,單獨和骸在一起時這樣牽手她都無法思考些什麼,現在光明正大就在別人面前,她的腦袋根本就快要燒壞了,結果不知道是因為害操過頭或是腦袋真的一片空白,她鬆開了手直接退後躲到了骸的背後,只探出半張臉蛋來。

 

「庫洛姆?」這動作打斷了他與犬的對話,骸疑惑的盯著庫洛姆,但在喚了她名字後她沒有退開,反而直接將頭埋進自己的背,雖然看不見庫洛姆的表情,但看著她連耳根子也轉成紅色,骸輕聲的一笑,看來是害羞……

 

 

「我、我真的不是故意捏她臉頰的啦--!」

 

犬冷不防的突然大叫一聲,當下他可沒有想到那女人真的會生氣,重點是他更沒有想到那女人居然會氣到要骸來教訓他,視線再一次撇到躲在骸身後的庫洛姆,果然非常生氣,居然連看都不想看到他,而骸的身上殺氣又這麼重,完蛋了啊!

 

「……什麼?」

 

正陶醉在庫洛姆害羞當中的骸被犬的一句話拉回思緒,他並不是沒有聽清楚他說什麼,而是對於內容有那麼一點點的……在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