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n In Dream

關於部落格
*自創人物夢小說居多,然後,歡迎光臨= )
  • 64098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家教同人】戀琴(獄創)-1

 






01.

 

有些龜裂的石柱顯現出了城堡已經有相當的歷史,而攀爬在石柱上的藤蔓,使原本在深山裡就已經不顯眼的城堡更加隱密。

 

進入城堡後,穿過大廳往一旁的樓梯走去,將左邊數來的第二個木門輕輕的推開,會發現是一間空屋,但裡頭卻有著一個顯眼的擺設,那是一個小櫃子,小櫃子上頭放了一個青色的花瓶……

 

「喔……真是有趣。」

 

身穿著黑色西裝的男子望著那只空花瓶,嘴角微微的上揚,將手中的玫瑰花插上,並將一封白色的橫式信件放在一旁,再一次望了玫瑰花一眼,轉身,男子默默的離開城堡。

 

 

02.

 

彭哥列每一年會在總部舉行內部的派對,為的是慰勞這些日子以來辛苦的各位黑手黨成員,參加派對的人選會經由首領親自選出,並寄出邀請函……

 

派對剛剛開始,里包恩並沒有像往常一樣搞怪,反而默默的拿起一杯咖啡,接著走到一旁的沙發坐下休息。

 

「里包恩今天好像怪怪的……」見狀,阿綱皺起眉頭,起了雞皮疙瘩。

 

「有嗎?他今天不是什麼也沒做嗎?綱,你多心了……」京子順著阿綱的視線望向了里包恩,並和他對上眼,但他只是一如往常的笑著。

 

就是他什麼都沒做才奇怪啊--!

 

「我看我還是……」

 

「哇哈哈哈哈!藍波大人駕到……」

「啊!發現,有好多食物!通通都是藍波大人的!」一陣稚氣的宣言突然碰出,打斷了阿綱思緒,只見不知道何時被調換的十年前藍波衝向了餐桌。

 

 

「喂!你這隻蠢牛--!」獄寺即時的抓住他,將他拎了起來。

 

「哈哈,藍波你又來啦!」看著藍波試著掙脫卻徒勞無功,山本笑了笑的走去。

 

「放開我!你這該死的章魚頭!」

 

「你!」

 

「嘛,獄寺你別生氣嘛!藍波說的也沒有錯啊!」

 

「棒球笨蛋!你在說什麼啊!想打架是不是!」

 

點燃了手中戒指的火焰,獄寺一把將藍波丟給在一旁的小春,山本依舊微笑,很有興致的也點燃手中的青色火焰。

 

「咦!獄寺怎麼可以這樣丟藍波呢!太過分了--!」

 

「哈哈!大家一起極限的燃燒吧!」

 

見場面亂成了一團,阿綱沒空理會里包恩的反常,趕緊出面阻止。

 

「等等啊!難得的派對!」而且在打下去彭哥列真的會破產啊!

 

「就是說啊!蠢綱平時已經很辛苦了,你們今天可別添麻煩啊!」輕啜了一口黑咖啡,里包恩笑著出現在阿綱身邊。

 

「對不起!第十代首領,我……」

 

「嘛,就是說!阿綱平常都太忙了!」

 

「喂!棒球笨蛋!你幹麻插我話啊!」

 

 

「里包恩你……」沒來的突然碰出一句話,如果是一般人阿綱一定會感覺到窩心,可是當這種話出現在平時就是惡搞你最重的人身上時,沒由的,一股冷颼的感覺爬上脊椎。

 

「蠢鋼,我準備了一份禮‧物‧喔!」壓低了黑帽,他笑著。

 

「咦--!」

 

「太好了呢!阿綱!」搭上阿綱的肩膀,山本笑著,不!這一點都不好啊--!

 

阿綱抓著自己的頭,一個首領該有的樣子早就忘了,他現在能夠祈禱的就只有里包恩不要鬧太大,可是……可是他哪一次沒有搞很大啊--!

 

「咦?獄寺呢?」

 

山本的疑問讓阿綱回過了神,奇怪?獄寺剛剛不是還在旁邊嗎?

 

03.

 

深咖啡色的長髮披散在肩頭上,身上的白色禮服似乎有些過長,拖在地面上,坐在沙發上的人影正開心的享用著蛋糕,並望著正對面的幾抹人影。

 

感覺到後方有氣息突然出現,但女子並沒有移動。

 

「不准動!」開口的是獄寺,他手中的槍枝槍口正對著坐在沙發上的女子,並刻意的壓低音量,為的是不驚嚇到其他人。

 

「咦……這樣拿著蛋糕不能吃,很痛苦呢!」女子以抱怨的語氣訴說著,雖然這回答讓獄寺有些愕然,但他仍舊沒有放下警戒。

 

「說!你是誰的部下!」

 

「我?呵呵,我不是任何人的部下,卻也是任何人的部下喔!」女子乖乖的放下蛋糕,語氣中沒有任的恐懼,反倒有一種輕鬆的感覺,而她的視線仍舊放在前方。

 

「目標是第十代首領嗎……」見她的視線沒有移動過,獄寺皺起了眉頭,該死的警衛到底在做些什麼!

 

「目標?」

 

「少裝蒜了!怎麼從外面進來的!」

 

「嗯……可以爬窗戶,也可以一開始就躲在裡面,也可以假扮成其他人混入,其實方法有很多種,不是嗎?」

 

「你!」

 

將頭往後仰,她笑著對上了他的眼,那是一對橙橘色的眼眸……

 

「那……我去打招呼囉!」

 

「!」

 

女子的身影突然的消失,獄寺一驚,只見一抹身影快速的衝向了阿綱!

 

「第十代首領--!」

 

跟上她的腳步,獄寺擋在阿綱面前,手中的火焰早已經點燃並打開匣子,一面像是盾牌的武器擋在阿綱面前。

 

「怎麼回事!」阿綱驚訝的看著眼前的景象,原本在一旁的山本也將武士刀自匣子中取出,右手放在刀柄上,隨時準備拔刀。

 

「有殺手!」獄寺皺緊了眉頭,她的氣息突然消失了!

 

「殺手!等等!先保護京子她們!」

 

「糟了--!」

 

被阿綱這麼一提,獄寺感覺到有人衝向京子等人,快速的打開另外一個匣子,再一次的快速移動擋在前方,但那影子在撞上自己前卻又忽然消失,只見在阿綱的後方卻突然的多出個人影,怎麼會!

 

在阿綱身邊的山本快速的拔刀,但是在刀子完全拔出前,山本卻一把被踹飛到遠方,根本沒有時間閃躲。

 

「可惡!」

 

派對上的所有人都靜了下來。

 

 

「彭哥列、第十代首領、澤田綱吉……你好呀!」

 

少女手中的槍指著阿綱的背部,她像是在分析什麼似的默默念著,而臉上依舊是那派輕鬆的笑臉。

 

「你……」

 

阿綱皺緊了眉頭,他的直覺告訴他,在後方的這名少女似乎有些詭異……但那種感覺很奇異,不太知道該怎麼形容,而且她雖然將槍口指著自己,但身上卻沒有任何的殺意……

 

「放開第十代首領!」在會場上的守護者們早不知在何時都已經拿出武器,並且有幾人巧妙的擋在需要保護的人面前,而開口的正是站在少女面前的獄寺。

 

站在阿綱身後,少女的身軀顯得有些嬌小……

 

「好啊,那拿你來交換如何?」

 

「什麼?」

 

聽見對方還開出條件,本來就嫌參加宴會麻煩的彭哥列雲守,更加感到不耐煩,拿起拐子就準備衝出去,但是卻出奇的被里包恩給擋住。

 

「你站著不准動,乖乖讓我殺掉你,這樣的話我就不殺他,怎麼樣?」

 

阿綱皺起眉,正要開口阻止獄寺時,他卻已經將身上的匣子往地上一丟,而在阿綱身後的人影也在同一時間消失,衝向了獄寺。

 

「可惡!」快速的燃起火焰,阿綱熟練的施展零地點突破,寒氣逼向了少女腳邊,但是眼看著就要止住她的動作,卻失敗了?

 

「死吧。」朝著自己奔來的影子很快,而獄寺的臉上卻沒有絲毫的表情,甚至連閃躲的意願都沒有。

 

就在大家神經緊繃的那瞬間,只見少女穿過了獄寺的身體,就如同幽靈一般,少女與獄寺背對著背,而她嘴角邊帶著淡淡的笑容。

 

「呵呵!你什麼時候發現的?」

 

「一開始就懷疑,怎麼可能你進到裡面,我們這麼多人卻沒有任何一個人發現!」

「再來是你槍口對著第十代首領,卻刻意保持一段距離,大概是為了不讓首領察覺到吧,接著是身高……」

 

「咦?」

 

「你的身體比第十代首領嬌小,首領根本完全擋住你的視線,但你卻幾乎是在我放下匣子的同一時間衝出……」

 

少女笑了笑,身體開始變得模糊,最後立體影像便慢慢消失,自宴會一旁的柱子走出她的真正實體……

 

「推理的很好喔,不過呢!有一點錯囉,我確實在這裡面很久了喲!」

 

半走半跳的朝著阿綱走去,但是守護者在第一時間通通湧上,而站在最前方的依舊是他,有著一頭銀髮的他。

 

「這種待客之道很不禮貌喔!」橙色的雙眸直盯著翠綠色的眼瞧,少女的口氣不像是諷刺,卻也不像是責備,只是淡淡的……帶些俏皮的玩意。

 

「你……」

 

「我是亞橙,今天受到邀請才來這裡的客人喔!」

 

拿出白色的邀請卡,亞橙對於獄寺臉上的訝異,感到心情愉悅……

 

 

 

 

Tb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