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n In Dream

關於部落格
*自創人物夢小說居多,然後,歡迎光臨= )
  • 64098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家教同人】生魚片—〔山平〕

芥末的嗆味衝上鼻間漫延了開來,小巧的臉蛋不自覺得鼓了起來,經過了好一番的折騰才將口中的生魚片給硬是吞進了胃中。
 
「一平?你還好嗎?」坐在一旁的阿綱注意到了一平臉上的怪異,投來了一個關心的眼神,以搖頭取代了回答,一平勉強的勾起了個笑容希望阿綱放心。
 
其實對於生魚片的腥味一平無法適應,但放眼望去,在餐桌上的食物除了生魚片之外還是生魚片。
 
然而這成這樣情況的正是某位家庭教師心血來潮的懷念日本的生魚片,於是空運了一堆過來,如果這樣還不打緊,重點是後來他笑著舉起了手邊的槍,硬是把這筆帳算到了彭哥列的公帳之中。
 
也因為這種種的原因,彭哥列的經濟面臨了極大的危機,為了能夠讓彭哥列度過這個危機,彭哥列的眾人現在每天都吃著生魚片,希望最少能夠省一些菜錢……
 
望著自己眼前的生魚片,一平小聲的嘆了口氣,身上除了無力以外還是無力,如果不吃的話就沒有力氣工作,這樣的話會造成敬愛的阿綱大哥困擾吧……
 
夾起了一片生魚片,染上了些芥末與醬油,一平嚥了嚥口水,正下定決心的將生魚片遞向嘴邊時,一雙大手繞過了她的細肩,一把就將她困在桌椅之間,就在疑惑的同時,手中的生魚片已經被那雙手的主人給吞下了肚。
 
「……山、山本先生!」
 
好不容易回過了神,一平認清了眼前的人,那太過靠近的五官讓一平有些失了神。
 
「歡迎回來!山本!」坐在一旁的阿綱,勾起了笑容,將這一切收進了眼底。
 
「喂!棒球笨蛋!你的在旁邊!」在阿綱對桌的獄寺白了山本一眼,指了指一平身旁的空位。
 
「嘛,抱歉抱歉!一平手上的看起來太好吃了!」
 
不改以往的笑容,山本退開了身子,逕自地拉開了椅子坐下,對於那過於親密的動作山本並沒有太多的想法,但是心情卻在一平剛才因為過度緊張而撞上自己胸膛時變得特別愉悅……
 
 
 
「各位!我回……」
 
碰--!
 
門突然的又推開,但話才落到一半那人便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陣粉紅色的煙霧在門口散開,首先反應過來的是一平,很快的便將手邊的餐具給放下,走到了門邊,果然不出所料的,一抹小巧的黑白影子出現。
 
「哇哈哈哈哈!藍波大人又來了!」
 
「藍波又來了呀?」
 
嘴角邊的明顯笑意,似乎帶著些溺愛的感覺,一手攬起了他,一平微笑,藍波也跟著笑了笑,接著從那爆炸頭中取出了朵小花,遞了上去。
 
但這畫面看在某位守護者眼裡似乎有些閃耀過了頭。
 
「蠢牛!怎麼又跑來了啊?」
 
「哼!大笨-……」溫馨的畫面被打斷,藍波方要吐出口的話突然的在嘴邊停住,他緩緩的抬起了頭,對上了一平的眼眸,接著用力的搖了搖自己的腦袋,決定無視於開口的獄寺。
 
「以、以後……」
 
藍波掙脫了一平的懷抱,小小的臉蛋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如蘋果般的鮮紅,躍上了餐桌,他深呼吸了一口氣,以認真的神情望著一平。
 
「怎麼了嗎,藍波?」
 
「藍波大人……等藍波大人長大以後……」餐廳內的氣氛嚴肅了起來,然而一平還是沒有搞清楚狀況。
 
「等藍波大人長大以後,藍波大人要-……」
「啊--!」
 
說到一半的話再一次的被打斷,看著跌坐在地板上的山本,藍波終於忍不住的生起氣來,並且哇哇的大哭了起來,一邊手還不停的在自己的爆炸頭中翻找著什麼。
 
「咦?山本先生怎麼了?咦?藍波怎麼哭了呢?」
 
「等等!藍波!不可以玩這個!」一直沉默在一旁的阿綱一見到藍波掏出了手榴彈,慌張的將他手中這些危險物品通通給奪了過去,但這也導致他哭得更大聲了。
 
突發的事件就這樣蹦了出來,一平望了望兩者,決定先伸手扶起山本,但卻因為急於要安慰藍波而看漏了那某人在計謀得逞了之後的笑容。
 
「藍波乖!不要哭喔!」
 
「嗚啊!藍波大人以後要姐姐當我的新……」
 
碰--!
 
在粉紅色的煙霧再一次的出現時,站在一旁的山本明顯的鬆了口氣。
 
「還以為白跌了勒……」
 
「蠢死了……」
 
「哈哈!被獄寺發現了嗎?」
 
「反正,不關我的事……」
 
點起了菸,他步出了餐廳外,消失在那走廊的盡頭。
 
 
 
 
 
 
麻花辮在風的輕彿下飄逸著,手中的書已經有好一陣子沒有翻頁。
 
「嘛,果然在這,居然在這種地方睡著呀!」
 
特地的將書帶到這種地方……這個視野最好的地方,這個一眼望去便能夠看見彭哥列大門的地方,仍舊是為了等待,仍舊是為了他嗎?
 
熟睡的可人兒並沒有發現站在一旁的人影,只是在那夢中,似乎遇見了那有些想念的人影,讓她那臉蛋紅潤了些。
 
身上的些微寒意消失,身子反倒還暖和了起來,一平緩緩的睜開了眼,夕陽正染紅了整片天空,那顏色就如同阿綱手中的火焰一般令人感到平靜,至於暖意則是來自於……身上的西裝外套?
 
「嘛,其實我沒有很喜歡吃生魚片呢……」
 
突然的開口,一平注意到了身旁的山本,似乎已經坐在她身旁很久了,小小的腦袋呆愣了好一會兒才反應了他的話。
 
「咦?一平以為山本先生很喜歡呢……」
 
山本不像以往的大笑,只是以微笑取代了回答,接著修長的手指指著下方,一平隨著視線望去,那是剛剛歸來的,雲守。
 
一平的視線果然如山本的預料被他給吸引住,他那總是開朗的臉上出現了罕見的苦澀,其實他原本可以不告訴她,但是與其讓她在這裡失落的等待,他到還是寧願看她那羞澀的笑容,儘管不是因自己而綻放……
 
「雲雀先生回來了呢……」
 
一平收回了視線,有些尷尬的陳述著這他也早知道的事實,山本很清楚,她大概是找不到理由離開這裡吧……
 
「哈哈!是啊……這次大概又咬殺了很多人吧!」
「嘛,我等等還有……」
 
「山本先生等一下有空嗎?」
 
「咦?」
 
山本愕然的望著一平,怎麼?難道這次他預計錯誤,她去找雲雀就算了,還打算拉著他一起去嗎?她到底把他定位再怎麼樣的地位啊?
 
「沒……空嗎?」見山本久久沒有回答,甚至還以奇怪的表情望著她,一平皺起了眉頭。
 
「原本想說找山本先生偷偷溜出去外面吃東西的說……」
 
一平有些失望的嘆了口氣,但是山本卻突然的抓住了她的肩膀,晃了幾下。
 
「你剛剛說什麼?」
 
「咦?因為山本先生不是說……」
 
「其實……我沒有很喜歡吃生魚片嗎?哈哈哈!」
 
放開了手,山本一邊搔著自己的頭一邊忍不住的大笑了出來,那笑容在一平看來很特別,那是不同於其他人的笑容,給人很安心的感覺,突然的意識到自己的臉頰似乎有些灼熱,一平感覺到不可思議,並輕拂著自己的臉蛋。
 
「好,那我們去吃大餐吧!」山本一手摟住了一平的肩膀,這親密的動作惹得一平的臉更加的泛紅,但是在夕陽的照耀下他並沒有發現。
 
 
「嘛,不過不可以告訴阿綱喔,阿綱會生氣的!」
 
「呵呵……好。」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