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n In Dream

關於部落格
*自創人物夢小說居多,然後,歡迎光臨= )
  • 64098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家教同人】『早安!』—〔雲平〕

01.


頂樓的空地上,一對鳳眼掃過了天空的白雲,接著闔上了雙眸,在一旁的寵物雖不出聲,但依舊感受得到牠的存在,所有的一切是如此的平靜,如此的自在,但是……


──好慢。


男子開始有些不耐煩,張開眼準備下樓時門卻突然的打開,聽見了那老舊的門發出的聲響,男子趕緊又閉上了雙眼。


一個跳躍,一平很輕巧的的就躍上了頂樓上方的空地,著地時甚至不會發出太大的聲音,這一切或許都必須歸功於以前的職業吧!


「雲雀先生……」


依舊閉著雙眼,但是一平卻感覺到雲雀似乎早已經醒過來,靜靜的放下早餐,不打算打擾他,正準備先行離去時,左手卻被拉住。


「?」


疑惑的回頭,看著雲雀緩緩的撐起身子,總覺得雲雀總是一副睡不飽的樣子,但一平並沒有說出口,只是微笑,替他打開了盒子,並遞了上去。


「……這是什麼?」看著餐盒,裡頭出現的是與以往不同的東西,不像以往的食物有著濃郁的香味,但卻也有著獨特的淡淡花香,紫色的糕餅,上頭還放了有著相同顏色的花朵,看起來還算可以。


「這、這個……我馬上重新做一份!」語氣似乎是非常的不滿,雖然本意並非如此,但那或許也只有他本人才知道,因此,一平也理所當然的誤會了雲雀的意思,慌張的想要從他手中搶回失敗品,但是在伸手的同時,也被不知道何時抽出的拐子給擋了下來。


「咬殺。」雲雀不高興的皺眉,好端端的幹麻重做?


將右手的拐子直接丟進了一平的懷裡,接著拿起了其中一塊糕餅,有些期待似的放進了嘴裡,一開始只是平淡的味道,但是在咀嚼幾口後,香味漸漸的佈滿了整個口腔,居然有種捨不得吞進胃裡的感覺……


「請問……味道還可以嗎?」


「……普通。」


「阿……是嗎……」看著一平有些落寞的表情,雲雀又看了看手中的糕餅。

 

──其實挺好吃的。

 

「那……我先下去準備文件了!」起身,一平很快的便又打起精神,身為雲守的秘書,她總是很盡責,但是……

 

「咬殺。」

 

「咦?」疑惑的又望向雲雀,但他並沒有再接話,甚至連拐子也沒有拿起。


「阿!……雲雀先生,早安!」


「早安。」

 

見雲雀低頭繼續享用自己的早餐,一平偷偷的勾起了微笑,簡單的敬了個禮,接著轉身就下樓,平常總是孤傲的雲守,卻不知道為什麼,總堅持著那句……早安。

 

02.


輕輕的推開了辦公室的門,自從某隻草食動物派了她來以後,他還真的都不太能翹班了,理由不是別的,正是因為如果自己不處理那些文件的話,那傢伙便會自己開始替他工作,替他工作倒還無所謂,甚至還挺不錯的,重點是……那小妮子根本完全不知道什麼叫作休息。


「阿,雲雀先生你來了嗎?」


停下了手中的筆,一平笑了笑,而雲雀則是不悅的望著她。


果然沒錯「起來。」


「阿,是。」


一平快速的從椅子上跳了起來,而雲雀則是走了過去繼續接手他的工作。


「不是說過不準再替我工作的嗎!」雲雀低頭批閱著文件。


「那個……上次那個是意外……不會再有下一次了……」


雲雀停下了手,抬頭望著她「去泡咖啡。」


「好。」


待一平離開了辦公室,雲雀卻也沒有繼續手中的工作,只是眼神放空的望著她離去的門口,難得的,放空著……


03.


那天天空沒有下雨,而是炙熱的大太陽,天空晴朗到連一朵雲都看不見,這種天氣讓他很不高興,儘管跟其他人沒關悉,但是他就是不高興,所以,他決定今天要罷工,去咬殺別人,任何人都阻止不了他,就算是她也一樣,要是敢阻擋他,他照樣咬殺。


隨手披上了自己的外套,雲豆也跟上了自己的腳步停在肩膀上,首先,就先去那知該死的草時動物那裡,他是最近最欠咬殺的傢伙!


碰──!


「雲、雲雀學長?」


「喂!誰准你踢第十代首領的門的!」


「哈哈!真是稀客呢!」


一腳踢開了草食動物辦公室的門,映入眼眸的是預料內的幾隻草食動物,很好,管他們是來幹麻的,通通……


「咬殺。」


握緊了拐子,雲雀不再有第二句話直接撲了上去,首先擋在他面前的人,是手中握著點燃炸藥的獄寺。


「居然敢對第十代手領下手,看我的雙倍炸藥!」


「阿──!等等阿!獄寺!」阿綱的話還沒來得及阻止他,只見炸彈已經飛向了雲雀,而雲雀不慌不忙的打開了炸藥,看著其中一個滾到身旁的炸藥,在看看整個辦公室四處的炸藥……


──完了,又要透支了……

 

碰──!

 

雲雀及時的離開了阿綱辦公室,雖然沒有咬殺到他們,可是看著辦公室已經屍骨無存,雲雀卻感覺到自己的心情好了些……


「Ciao-su!」一抹黑影出現在身旁,雲雀微微的勾起了笑容。


「特地來給我咬殺嗎,小嬰兒。」


「呵呵!雲守今天果然罷工呢!」沒有理會雲雀的話,里包恩雙手插在口袋,笑著說。


「喔?你怎麼會知道我今天會罷工呢?」


雲雀回頭,直盯著里包恩,但後者並沒有露出任何畏懼的眼神,只是笑著。


「呵呵!這還不簡單,今天你的秘書請假,你當然不會乖乖工作,不是嗎?」


雲雀皺了眉頭,雖然只是微微的,但身為世界第一的殺手,里包恩當然不會漏看,看來目的是達到了呢!里包恩不再多說,只是笑著離去。


──那傢伙今天請假?


不知怎麼的,想咬殺的念頭在瞬間消失殆盡,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在心底慌張的感覺,這是以前不曾有過的,但是他沒有時間去想,現在他只想快點找到她,搞清楚這是怎麼一回事!


步伐不自主的加快,當停下腳步時已經是停在自己辦公室門口的時候了,映入眼眸的是一臉無奈的草壁正站在門口。


「怎麼回事。」


「阿!雲雀大人……那個,一平小姐她……」


一時之間,草壁也不知道該如何解釋,只是收回了視線,敲了敲雲守辦公室的門。


「一平小姐……請你開門。」


「沒關悉的,只剩下一些些了……我弄完這些再請假……」


聲音少了平常的精神,感覺很虛弱……雲雀推開了草壁,轉了轉門把,果然被鎖住了……


「開門。」


雲雀並不打算要轟開自家的門,但是門內居然沒有了聲音。

 

──難道……

 

握緊了拐子,二話不說的朝著門把殺過去,門也在瞬間被撞了開來,才剛站穩身子,雙眼便馬上朝著辦公室內望去,但意外的是並沒有任何人,不對!剛剛明明就還在的,雲雀朝著自己的辦公桌望去,在地板上的正是他所找尋的人。


「草壁!」


「是!」

 

伸手將她抱了起來,身體比自己所想像的還要輕,雲雀看著她紅通了的臉,還有身體那不正常的高溫,看來是發燒……


懷中的人回復了一點意識,但是高燒仍讓她腦袋模糊,推了推雲雀,而他也照她的意思將她放下,但她居然搖搖晃晃的又要走回他的位置。


「做什麼。」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使她停下了腳步。


「再等等……文件就快要寫完了……」


「文件我來處理,你去休息。」


「我不會累阿,就快好……」話還沒說完,只見那嬌小的身子又再度的倒了下來。


順手接住了一平的身子,雲雀第一次感覺到比往常還要暴躁的感覺,但在這暴躁中卻又有著一種不同的感覺,一種巨石壓著自己的心臟,無法呼吸的感覺。


04.


「因為一平生病,所以接下來由我暫時代替她擔任秘書的工作……」


紫色的鳳梨頭出現在面前,雲雀感覺到自己有著快要溢出的不滿。


「不需要。」光是那顆跟某鳳梨相像的髮型就已經夠讓他抓狂了。


她沉默,看起來不像是緊張,只是低著頭,不語。


──不太對勁。


「是……我會去請里包恩先生重新安排的。」轉身,語氣中帶著哽咽。


「只是暫時。」

 

「咦……是、是的!」


紫色的眼眸在瞬間亮了起來,但是那樣的亮度,比起以往,似乎依舊相差甚遠,現在的眼眸,就像是在絕望的邊緣,只繫著一條絲線,隨時都可能墜落一般。


──那顆鳳梨在幹什麼!

 

一個禮拜,一個禮拜少了那習慣的早餐、習慣的聲音、習慣的身影,發燒可能搞到一個禮拜嗎……看來又有人在搞鬼了,我果然太久沒有出去咬殺,整頓整頓這裡的風氣了。

 

 

「總之,就是這樣。」小嬰兒出現,帶來了讓他怒氣沖天的消息。


「反正最近我看庫洛姆跟你也挺合得來的嘛!」無所謂的攤手,小嬰兒再度笑著消失。


──因為兩顆鳳梨吵架,所以乾脆讓我們的秘書對換……


──……


──……


──……

 

 

──我要去咬殺那顆鳳梨!


05.


「雲雀先生,咖啡來了。」笑著遞上咖啡。


「恩。」接過了咖啡,他輕輕的啜了一口,心情特別愉悅。


「阿……雲雀先生,你的文件怎麼停在我剛剛出去的地方呢……」


不知道什麼時候,文件已經從桌面跑到了她的手中。

 

──話說,總覺得她越來越不怕自己了,明明之前講話還會結巴的……

 

「太久沒有咬殺了嗎?」勾起了微笑,雲雀站起了身子。


「怎麼……哇!雲、雲雀先生!」


沒有任何的前兆,雲雀一把將她抱住,並將自己的頭靠上了她的肩膀。


「說早安。」


「咦?可是……」


「咬殺。」


「早、早安!」


滿意的勾起笑容,接著放著殺氣瞪著正好打算開門的草壁,而草壁也很識相的趕緊退後,輕輕的關上門。


「剛剛是不是有人?」


「沒有。」


「那……雲雀先生,可、可不可以……」放開我了。


「喔?可以阿。」嘴角再度勾起,但這一次是如同惡魔般的邪惡。


「咦──……」


一陣溫熱附上了嘴唇,一平的腦袋在瞬間就像是當機般的,只剩下一片空白,還有那高傲的雲在得逞之後勾起的笑容,以及最後的那句話……

 

『早安。』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